我的研究從小小的島開始

關於部落格
  • 637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結婚筆記(三)


婚宴

 

我帶了新娘和伴郎伴娘們到了怡人園。但是因為車子不能留在那裡,所以我又開回來,找到了我哥開車,與一伙人搬著一箱箱的紅酒過去。到了餐廳之後。要擔任主持人的台語文社學弟國禎也剛好到了。我們便開始跟餐廳的司儀討論婚宴的流程。這時候開始到喜宴開始的兩個小時,大概是我最最最忙碌的時刻。不斷的說話,跑來跑去。不斷跟國禎確認修改流程。說服爸爸採用統一敬酒、各人敬各人的朋友的方式。找人當招待,跟招待講桌子安排以及怎麼帶人。跟樂師溝通唱歌的細節、對key,跟場控溝通播放光碟的事情,搭配的音樂。陸陸續續有許多親戚朋友到了。很多人好久不見,有的大老遠從高雄來、從宜蘭、從台中來。事情沒處理完,可是他們來打招呼還是要熱情回應。新娘秘書也要幫我重整一下頭髮,拍一些粉。

 

另外,也麻煩國禎把結婚證書拿給該簽的人簽一簽,最後等古老師證婚簽名的時候,證書算是完成,也可說是我們正式結婚的時刻。

 

討論如何第一次進場也費了一番功夫。司儀、主持人、和佳靜爸爸三個人想的一樣,卻跟我想的不一樣。原因是我為了讓我害羞的同學不用牽著伴娘進場,我說只要佳靜的爸爸牽著佳靜進來就可以了。然而,我的表弟跟我一起在之前走進來就好了。(我有看過這種的)。但是他們滿堅持地說不好,我說那要說服我同學才行。我便去跟他講。他說可以。我說歹勢。只看他頭別過去說沒關係。真是難為他了。

 

這段時間,佳靜都一直待在新娘休息室裡。因為要化妝。因為那種粧很複雜吧!所以她幾乎都待在那裡。很多他的朋友都進去跟他打招呼閒聊。她說她本來以為這段時間,她要出來指揮,嗶嗶嗶。(她這個控制狂)。但是,事實上,還是我出來背值星。

 

一陣忙亂之間,已經七點了,大致就要開始了。婚宴就在餐廳「附贈」的迎賓聲光秀中開始。我本來想這是個好的設計,因為可以讓賓客之間的互動停止,然後聚焦到螢幕與舞台上。但我不是很確定內容是什麼。我看了,心想,效果是達到了,但是內容…..好險佳靜還在休息室裡面。後來,開始播放我們的成長過程以及交往後的一些照片的slideshow。我們原來打算撥自己做的。但是,餐廳居然播他們外包給別人做而佳靜不滿意的版本。我趕緊跟司儀說,這播錯了。趕快換新的。所以,客人們就必需看兩片。還好,國禎主持功力一流,轉折的好。知道內情的只有我和佳靜。而她也不在現場,好險。

 

她不在現場,因為她在外面準備進場。進場是由佳靜的爸爸牽著她進來,而前面由兩對伴郎伴娘前導。餐廳放著結婚進行曲。氣氛一下似乎顯的十分莊重。全場的目光都在新娘身上。鼓掌聲並沒有斷過。這種進場的過程其實不好走,因為新娘白紗禮服裙擺拖的很長。而就這是一種show的本質上,也要走的很慢。我在紅地毯的尾端等著,心情很是複雜。到了之後,岳父把佳靜的手交給我。我們便上台面對大家。

 

接下來,就是請台大經濟系的古老師證婚。請古老師證婚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老師不是那種愛出風頭的人。平常也不施脂粉,很樸素生活的一個人。老師一方面覺得自己份量不夠,另一方面,那天下午要去景美辦事,怕來吃喜酒會遲到,就不妙了。我跟老師說我會去問問佳靜有沒有替代人選(佳靜爸爸參加扶輪社,應該認識一些社會上有頭有臉的人物),老師說如果沒有,她就上場。佳靜的回答跟我預期的一樣。她不想找一些不認識的人在那裡裝熟。我心裡面知道,對老師來說,是有點勉強。可是她卻主動打電話給我,問我情形。她一清楚佳靜的態度,便說她來當沒問題。她說:「她已經做很多犧牲了。」

 

謝謝古老師!只是,出乎我預料之外的,是古老師證婚致詞時講的話。她講的話,有很多四個字四個字連在一起的,語調也鏗鏘有力。不知道她是去哪裡學來的。我聽了既詫異又迷幻。只記得說我「很出色」,說佳靜跟我有「很高的理想」。想到這個,就覺得有點後悔沒有找人來錄影。

 

致詞完後,就是請兩個爸爸講話。佳靜的爸爸說它以前看別人(朋友嫁女兒)走這段路很簡單,他今天自己走起來,覺得很不好走。言下之意,是走來心情沈重。因為寶貝女兒要交給別人。他講一段之後,國禎開玩笑問她說,有沒有對文泰在「跟佳靜的相處之道」上的建議。他一開始就說佳靜是處女座、AB型,停頓了一下轉到說我們在一起六年半,我應該已經很清楚怎麼跟佳靜相處。我們站在旁邊聽著。而我覺得非常的有趣。謝謝我的岳父,點出兩個重點!我爸講話之前,就一直很擔心讓台下的賓客餓到。所以,他很快講一下,就請大家開動了。

 

我們坐下來吃了一下子。佳靜就又要去換裝換粧。對我來說,這是相對輕鬆的時刻。跟主桌的長輩們多少寒暄一下,敬酒一下。同時,有一些地方的政治人物致詞。對我來說,本來這是一個討厭的部分,也是導致我跟我爸衝突的一件事。只是,現在看來都無所謂了。因為已經開動了。真正想聽的人就去聽吧。佳靜也不在現場,我也沒在聽,而事實上他們也講很短。所以還好。只是國禎比較辛苦,需要去招呼這些人。

 

大概45分鐘後,佳靜要第二次進場。而這是我跟她第一次同時進場。這次佳靜穿的禮服就比較輕便。於是我們便步履輕便地走完。走上台上,便按我們原訂的計劃由我獻唱「把你藏起來」(杜德偉的歌)。而佳靜指是站在我的身旁挽著我的手。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兩個樂手大哥居然沒有按照他們原本跟我對好的key來奏。一開始我就知道會唱不上去。還唱到破音。真傷腦筋。於是我就停下來跟他們說太高了。但是剛好也到了間奏的部分也就是我要OS的時候。我大概記得我是這樣跟大家說的:

 

「佳靜常常問我,我為什麼喜歡她。不同的時候問,常常有不同的答案。但是我今天要跟大家說其中一個我比較常說的答案。我從小的時候,就想很多哲學問題,想很久,一直想到高中大學,都找不到我想找的答案。覺得生命缺少一種安定的感覺。後來我退伍認識佳靜,然後我們在一起。對我來說,這是一種質變。佳靜有一種令人安定的氣質。我覺得我找到一種我找了很久都找不到的安定的感覺。大概就是這樣。」

 

講完之後,樂師們又開始奏,但這時它們已經偷偷降key了。我接上去非常的順。咕嚕咕嚕就唱完了。然後,這個是佳靜特別安排的─開香檳酒。之後喝交杯酒以及父母們上台,六個人同時對所有的賓客敬酒,都是用那瓶香檳。

 

只是我從來沒有開過香檳酒。我一直猛力的搖,以為瓶塞會自己彈開,但並沒有。司儀趕快叫我稍微推一下瓶蓋。我一推,酒就往上噴出,台下便是一陣驚聲歡呼。倒好酒之後,我跟佳靜喝著交杯酒。喝完後,國禎說:「咱逐家攏知影soa落來愛做啥物。」我們當然也知道啊!全場一陣促擁聲下,我們接吻。國禎加碼說:「逐家po a 聲一直kap催落,咱無停,in beh sai 停。」

 

事後,佳靜的評論是,不知道為什麼大家都喜歡看這個!哈,坦白說我也不知道。

 

在父母們已經下台分別去敬酒的時候。我們也去敬我們的朋友們。我後來請的人,沒有我之前想像的多。真的是在國外待了一陣子了,很多朋友都失聯了。

所以都是交情比較深的,也在台灣的來。看到他們是蠻開心的。佳靜的朋友大概一桌半,我的有兩桌半。我們盡量能多聊就多聊一下。攝影師也跟著我們幫很多朋友拍照。希望讓朋友們覺得不虛此行啦!

 

敬完朋友後,我們並沒有空去敬親戚們。因為接下來也許是整天最有趣的──朋友們上台講祝福的話。呃…..,國禎卻宣布,是爆料大會。我們坐在台下聽。以下描述一下這些朋友講的話。

 

先是佳靜的台語文社好友思嘉。思嘉是我的恩人之一。2000年夏天,我要追求佳靜的時候。因為我對佳靜的瞭解也不是很多,我決定找思嘉幫忙。坦白說,我跟她也不熟啦!思嘉當時提供了一些很有用的資訊。後來,還幫我跟佳靜約了一次看電影。我很感謝她!她講的大致上也是這些事。但從她口中講出來是特別有趣的。因為當時我要約思嘉講這些事情的時候,堅持不在電話說約她的原因,讓她很忐忑這位奇怪的學長的動機。

 

接下來是陳姿穎,佳靜在Ann Arbor時的室友。她講了一個相隔千里的我們傳情的方法。就是我做了一個甜蜜錦囊給佳靜,而佳靜做了「喜歡你的理由」的錦囊給我。也就是說,我們在想念的時候,可以打開錦囊來看。當然,要「很」想念的時候,才開來看吧!因為數量有限。

 

妹妹郁晨是下一個,她很開心。好像有點語無倫次。她竟然跟大家說,我前天晚上失眠,因為想不起來交的第三個女朋友是誰。但事實上是,我想不起來我念大學追的第三個女生是誰。佳靜可是我的初戀耶!好個爆料!還爆錯!難怪壹週刊常常被告。不過,我還是很開心看到她這麼high。她最後還幫自己徵婚!逗的台下一陣大笑。

 

接下來可以說是佳靜最好的朋友──李純慧。他們從高中就認識。她講的話裡面,我印象最深刻就是,佳靜是一個很低調的人,但是她是一個你認識她越久,就會越喜歡她的人。她說我很幸運啦!我想也是。

 

柏定是下一個講的人。柏定跟我大學時在薪傳社認識。後來,他念經研所,是我上一屆的學長。他跟了黃有光老師做碩士論文。我後來追隨他的腳步也跟黃老師做。後來他去了澳洲黃老師的學校Monash University念博士。我在去美國之前,也去那裡念了半年的博士。所以他還是我的學長,不只這樣,還是我的室友。很多事情受他照顧,澳洲生活的四個月是我一段輕鬆快樂的時光。他是個很搞笑的人。講了我們一些在澳洲的事情,無非就是說我太用功(形容成不尊重學長)、廚藝很好(事實上都是跟他學的)等等。最後,他代表全澳洲的袋鼠跟無尾熊祝我們百年好合。

 

林穗紋是佳靜的高中同學。爆笑的是,結婚前幾天,林穗紋與他家人同時收到相同的喜帖。這才發現其實我是他的表哥──她媽媽是我爸爸的表妹。她上台時講了很多關於佳靜的事,也順便提到這一樣,哈。

 

最後一位上台的是「魚丸」的代表:美惠。美惠跟我在大一就認識,因為我們一起上國文課。後來,我們和其他一些人組成一個名為魚丸的團體。這並沒有什麼硬性規章。但是,我們那時心裡有某些想法,覺得似乎一群人可以做一些事。不過,後來也沒有真的做了什麼。吃喝玩樂倒是有的。我們去花東騎單車繞了一圈。(縱谷往南,然後沿海岸往北)。那段時光可以說是我大學時最快樂的時候。這些魚丸的朋友是我的摯友。我有一群經濟系的死黨。死黨跟摯友都很好,但你知道他們是不一樣的。

 

我在追佳靜的時候,苦悶的時候,會找美惠聊天排解。那時,我為了不讓自己內傷太深,一個人跑去機車環島。在環島的路上,偶而會打給美惠,請她當我的軍師。她把我第一次打電話給佳靜後的欣喜心情,講給大家聽。那是一段甜蜜的回憶。

 

在這些朋友們的溫情爆料之後。場控要新娘趕快換第三套禮服,要第三次進場。換好的時候,場控又來說:要不要直接送客了,因為客人已經走了四分之一了。哇,一看時間,已經九點出頭。大家可能因為明天還要上班,所以滿急著早點回家。我們於是就直接送客。

 

捧著喜糖,這大概是沒有逐桌敬酒的我們唯一一次跟大家說話打招呼的機會。很多恭喜、很多的早生貴子、百年好合。我們就是不停的謝謝。其實這時,心裡已經很輕鬆了。到了一個尾聲,所有的準備的過程的不愉快已經過去,我們像是在收割一整天、特別是一整晚的溫馨祝福。

 

事後,所有的人都很開心婚禮的過程圓滿順利。我們則是過了兩天就到日本東京與箱根度過六天的轉機蜜月。一月15日,我從東京搭機回Minneapolis開始新的學期。佳靜則是回到台灣享受他畢業後找工作前的假期。

 

回想這整個過程,會覺得很多爭執其實是沒有必要。結婚過程中一些有大作用的因素,沒有結過婚的我們事先並看不見。父母們則是多少在價值觀變遷中猶疑掙扎。對很多親戚朋友的大力幫忙,對父母的退讓包容,我們心存感激。也慶幸我們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緒與脾氣。所以,我們受點苦其實也是應該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