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研究從小小的島開始

關於部落格
  • 637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結婚筆記(二)


結婚──儀式

 

兩天之後便是我們的結婚日。我覺得這種訂婚結婚緊鄰的安排是好的。氣氛可以延續。婚宴是結婚當天重點中的重點,只是這個無關儀式。如果有一些儀式,便是要跟迎娶的過程有關。佳靜也不喜歡這些東西。但最後還是有這個東西。只是一些細節我們有我們的要求,有先溝通過一些了。

 

早上一起來,姑姑又已經在家裡了。大姑就問我洗澡了沒?什麼?幹嘛洗?為了今天要結婚,昨天便洗的很徹底。姑姑說不行,一定要洗,問我有沒有穿新內衣內褲。我說沒有,也不行。拗不過姑姑,妹妹幫我去買新的內衣內褲,然而我便去洗澡。姑姑說,全身上下都要是新的。好個「新郎」!

 

我的伴郎是大學死黨好友小白跟表弟。媒人由嬸嬸擔任。在司機、伴郎與媒人都到齊之後,算好時間,我們便出發了。這一天是禮拜一.。我們比預期的時間要更早到一些。只好停在路邊休息。一陣子後,打電話確認他們準備好了,我們就在出發了。

 

到了之後,首先就是佳靜的弟弟跟一個我不認識的小朋友來迎接我。我以為會有什麼大考驗才能進門。沒想到,一出電梯就直接進去,沒有任何考驗,心想,好險。一進門,又是很多親戚。當然,空間小了一點,又是星期一,似乎都是姑姑、阿姨以及阿嬤。他們真是可愛。我們坐了下來,佳靜爸爸也坐下來跟我們說話。吃湯圓、閒聊。坦白說,都是滿拘謹的形式。新娘還在房間內。我沒能看見。我也沒想什麼,就是一直吃著湯圓,好像呆掉了。嬸嬸告訴我趕快吃完了。原來大家已經在等我。等我去新娘房間獻花啊!

 

這時才知道,其實大考驗並沒有免。只是在新娘的門口。兩位伴娘,佳靜的妹妹跟她的高中好友,個別出一個難題給我。第一個是問說她是念附中哪一班的?這個就難倒我了。常常聽她講,偶爾也有問,但是從來沒有記下來過。只能說有三碼,不曉得開頭是七還是八。(可恨,因為認識不只一個附中人,所以聽過很多號碼。我才不相信佳靜記得我高中是念幾班的。即使只有一碼。)胡亂說個數字,就算答錯了。要罰15個伏地挺身。我已經義無反顧要做了。伴娘才趕緊說可以由伴郎代打。表弟二話不說就說我來,啪啦啪啦就做完了。第二個問題是,佳靜最喜歡用什麼洗面乳。哈!這個容易。我說她最常用Origin的洗面乳。不知道她有沒有帶回來。

 

過關之後,我便拿著捧花進了新娘房間。天啊!我的佳靜小美,還真是楚楚動人呢!(參見網頁上的照片:http://picasaweb.google.com.tw/oojain)攝影師要我單腳跪著獻上捧花(很像西方人求婚那樣),我樂意地照做。接下來便是要上樓燒香祭拜祖先。然後,我們下樓,大家又圍著我們拍照。各種排列組合都有。

 

拜別父母。這一幕我見過。有一次我去吃同梯的喜酒,在台南鄉下。快吃完的時候,忽然,聽到新娘子嚎啕大哭,我嚇了一跳。原來是,新娘的父母(住高雄)要離開了,所以就是安排「拜別父母」的一刻。我不知該怎麼形容那種場景。可是,她哭的讓我旁觀的人眼淚都快掉出來。新郎也抱著她不停地安慰著。這個儀式,我本來以為佳靜會很反對。然而,她並沒有。當然,她會說,為什麼男生不用拜別父母。坦白說,我覺得結婚是兩個人組成一個新的家庭,如果要說割裂,應該是兩個人都跟雙方的家庭都割裂。所以對,應該男生也要拜別父母。但顯然,儀式不是這樣弄,事實上要談割裂又是何必。

 

嬸嬸當媒人,這時候,長輩和攝影師(我覺得攝影師其實好像祭司)說媒人要出來說話。第一次當媒人的嬸嬸,就硬著頭皮上。她倒是看的很多了吧!我們就按她說的做,新娘先說一段感謝的話。佳靜說著說著就哭了。我之前想這一幕的時候,不是很確定她會哭。她自己後來說,她本來只打算說掰掰的,但是情境使然。還好她不是哭的西哩華啦,我只是緊握著她的手。一下子,就換我說話了。我說一些別擔心,我會好好照顧佳靜。會好好努力工作,建立一個好的家庭等等。(不知道怎麼講得那麼流暢)。後來,佳靜的爸爸媽媽各講一些祝福的話。我們就要走了。

 

接下來發生的事,我們省略了一些過去的人會做的事。像是潑水和丟扇子都沒有。嬸嬸問我怎麼都沒有。我說,這是女方家的決定,不干我們的事。(這是當我事先跟爸爸說不要這些東西時,他的說法。)後來,到了我們家,也沒有所謂拜見高堂這碼。聽說,進門和進新房,高堂們是要迴避的。車子要進菜市場是費了一番功夫。總共有七八個人指揮交通,好不熱鬧。一下車,好命婆牽著佳靜的手進門。上樓後,伯父以點好香等著我們祭拜祖先。然後,上樓去我的房間。後來我房間裡掀佳靜的頭紗、吃湯圓。伴郎與伴娘都在。這時,都是年輕人在一起而已。氣氛很輕鬆。伴娘們覺得我們家的湯圓比較好吃。

 

這些都弄好之後。我們就下樓吃飯休息。「高堂」們出現了。但是沒有拜。我們家要湊一個全家福照片還非常不容易。爸爸並沒有穿西裝。我很訝異。他說只要晚上喝喜酒才需要穿。然後,媽媽不見人影,說是去洗頭。等到媽媽回來了,我哥又不見人影。後來,我感到十分氣餒,就是請攝影師趕快拍一拍一些照片。我心裡是不高興的。我心裡是想要簡省一些東西,但是要一種慎重的感覺。所以,我想也許我心裡想的慎重比較像是佳靜家發生的場景,而不是自己家裡的這樣。但也許因為我們的簡省,他們心裡想的慎重就不見了。這裡有一些落差。

 

我們本來說要去今晚要住的飯店check-in,但是後來因為為了等人拍全家福,等太久,而錯過時間。佳靜便說,那我們不要去飯店了,直接去餐廳。我有一種一頭往東衝,卻被人猛拉往西的感覺。為了佳靜說要簡省這些儀式,為了要在迎娶完後到餐廳前的空檔去飯店放行李check-in。為了這個,我跟爸爸數度爭執。後來,她忽然又叫我說不要去,讓我感到錯愕而難以調適。

 

可是不能生氣啊!這是什麼日子!我只好悶著到浴室裡喘一口氣。後來,我想,休息一下,要趕快去怡人園餐廳,還有很多事情要弄。

 

要過去怡人園的時候,才發現早上去迎娶時的另一個司機(爸爸的朋友)已經走了。本來要當司機開家裡的車來載人來回的我哥,又不見人影。我真是一肚子氣。就說我自己開。總之,先把人載走再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