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研究從小小的島開始

關於部落格
  • 63716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遊民與計程車

今天是平安夜。耶誕節對我來說沒有什麼意義。就是一個節日而已。今天本來應該要做一些工作。但是,可能工作了一陣子,有點疲乏了,來寫個文章,講講在心裡憋了很久的東西。

就是台灣的經濟與失業問題。

政 府公佈的失業率數字,經常在5%左右。但是,我不相信這個數字能夠反應出實際上的失業問題。台灣有很大一塊地下經濟。夜市、各地的地攤是一明顯的例子。很 多人失業之後,若是有點本錢,就去租個攤子、或不租也可以擺攤。因為沒有執行歐美式的都市計畫,台灣沒有透過土地規劃來限制這些商業活動。我不是說,台灣 應該學歐美或香港等,讓人們做個小吃生意很困難。我們在台灣,享受了許多這種小攤充斥帶來的生活上的便利與多樣。但是,這是一個人們失業時的出口。

但 即使是項計程車這樣不算地下的行業,也是一個出口。如果你有注意,你會注意到過去十年,台灣的計程車數量越來越多。我常常到處跑參加學術會議,到過美國許 多都市,歐洲的一些都市,香港、新加坡京都、北京、上海、深圳。我去過許多地方搭過計程車,發現台灣的計程車司機相對來說很有禮貌。我見過比台灣司機更有 禮貌的,只有在京都,但日本人禮貌過頭不是新聞。如果你還有印象,台灣的司機在十年二十年前不是這麼有禮貌的。我哥自己就是個司機,參加台灣大車隊。他說 車隊有一套訓練,對禮貌有一定要求。你會說這是台灣人文明的進步。或許吧!但是我覺得競爭很大才是重點。台北街頭的計程車多到不用10秒30秒就可以攔到 一台。跟我小時的印象相比,簡直神速。我在新加坡生活,要攔到一台空的計程車要攔很久。台灣的政府在牌照上的控制放的很寬。我認為是一種降低失業率的方法 而已。

再來是遊民。三、四年前,我在南勢角的街頭第一次看到遊民的時候嚇了一大跳。因為在那個地方生活了三十年都沒看過。 後來,一次又一次回台,看到的遊民從一個到五個。心裡就很難過。遊民數量的增加,從個人在台北街頭各地走動的感覺,是真切的事實。而這個新聞,著實讓我覺 得「飛龍在天」太超過。

http://n.yam.com/cna/politics/201112/20111224252743.html

後來,在FB上看到這個影片。

http://www.youtube.com/watch?v=ikfW-MNP4sk

請注意影片2:41處,應曉薇議員的發言。這個名字我記住了。

當然,你可能會覺得會什麼要對遊民這麼壞。如果你會這樣想,那你可能屬於會捐錢給愛心團體買便當給遊民吃的人。但是,很多萬華當地的人可能很反感。在同一個質詢場合,林瑞圖的發言:

「請 局長編列經費讓處長到日本去考察,看一下日本是怎麼辦到的。局長也曾到過日本,以前東京、新宿等地區的車站附近,有許多遊民出沒。當地政府對付遊民的辦 法,如同應議員所說的就是把地上噴濕,這些遊民便無法在地上鋪紙板睡覺。萬華區與新北市只有一河之隔,為什麼遊民不去新北市板橋特區?為什麼只會逗留在萬 華區?因為這個區域常有愛心團體提供食物給遊民,我不知道是真的有愛心還是假的,反正此舉會導致遊民一直聚集在萬華區,也會造成治安問題。不只如此,就連 房地產價格也無法和新北市相比,板橋特區房價每坪一百多萬元。萬華地區因為遊民聚集,每坪房價不到30 萬元,你說這該怎麼辦?處長,你直接答應應議員的要求,將噴水工作時間提前,多增加一些執行經費。讓就讀夜間部放學返家的學生、夜歸婦女人身安全可獲得保 障。」

看到重點了吧!所以,我們可以說應曉薇與林瑞圖冷血,但是,他們是為了他們的「選民」在發言。這個在地人跟遊民之前 的衝突很難說誰是誰非。只是,這些都是大結構下因為產業出走與失業而導致的問題。把它們從萬華趕走了,他們並不會消失。關於天龍國議會的會議紀錄,請看 http://tcckm.tcc.gov.tw/tccgazFront/gazatte/readByGaz.jsp?vol=085& no=08&startPage=3119&endPage=3154。

台灣的經濟早就被淘空了一大半。 台灣接單、「海外」生產。政府講的理所當然。我不是說這樣不行,但是,李登輝的「戒急用忍」不是完全沒有道理。中國工資那麼低,人兩腳,錢四腳,為什麼不 去?怎麼擋都有限。而且擋得太多了,一些廠商在國際競爭上站不到便宜,被淘汰了會來怪政府。所以,這些都無可厚非。但是,產業出走地太快,受薪的勞工怎麼 調適。ECFA本質上不是壞事,但政府對弱勢的配套是什麼?

台灣的產業出走問題有多嚴重?有一天,跟朋友在新加坡的東海岸,看到海上作業的大貨輪,像台灣的高速公路塞車時一樣,停滿整個海上。朋友說,看了會難過,因為想到上次去高雄,看到高雄港都空了。六年級生應該記得我們的教科書說高雄是排名第幾的轉運港等等的。那都是歷史了。

終 究,這一切的現象,跟中國的改革開放之後,各國產業往中國集聚有關。中國三十年前有上十億的貧困人口。改革開放三十年了,在成為了世界工廠之後,尚待脫貧 人口仍有八億。所以,雖然過去數十年,中國的工資漲了很快,但是,還是一個相對低的水平。當廠商可以移動的時候,走的不止是資金,也有工作機會。所以,從 這個角度上來看,各國薪資的成長率,應該是跟該國產業轉移中國的比例成負相關。「錢進中國」,歐美國家在做,日本在做,亞洲四小龍都在做。但是沒有一個地 方的產業轉移中國比台灣更徹底的。原因很簡單,因為近,而語言相通的程度是最高的。香港人還有點語言障礙(這是坦白話),況且香港沒有了製造業不會倒,他 們還有龐大的金融業與港口轉運。新加坡一來產業結構與香港類似,二來離中國則有點遠了。台灣呢,一個過去依賴製造業成長的地方,當製造業走了之後,還剩下 什麼。

所以,台灣的勞動市場跟中國的勞動市場,早就因為這樣連結在一起了。同一個市場,一般來說,工資會被拉平。所以,過 去台灣高、中國低。現在呢,在中 國工資還沒有高到某種程度以前,台灣的工資會一直被拉住,甚至會下降。過去十五年,台灣的名目工資沒漲,但是物價漲了很多。所以,實質的工資是跌了,而且 跌的不少。這種困境要怎麼解決呢?

我們會說有一部份轉成「高科技產業」了。這對也不對。台灣不是沒有人從事研發,但是, 代工那一部份,也是很容易走的。好比說,富士康的規模現在不知道比台灣的鴻海大幾倍。台清交成可以培養出來給科學園區用的人才,中國的北大、清華等十數個 重點高校都可以培養出來。而且人數一多更有找人才的方便性。我們的台清交成的賣點實在是小太多了。這些「高科技產業」能待多久?

有 人說發展服務業,我認為這對也不對。不對的是,大部分的服務業都不是能出口的行業,是服務當地人為主的。台灣小小一個,過去的成長是依賴出口,要是沒有能 出口的產業(或服務業),成長很快就停滯了,而失業會變成一個大問題。台灣有沒有能夠出口的服務業?不是沒有,但是很少。有些東南亞的人會專門來台灣開 刀,但是這個市場有限。因為跨國醫療消費者跑去找生產者,有能力這樣移動的消費者不多。所以這個市場規模有限。我們的流行音樂跟影藝事業最近蓬勃發展,似 乎也能出口。這是個好事。但是,像這樣的產業不是很多,能養活的人也有限。

事實證明,戒急用忍了一陣子,也擋不了多少。我 看不出除了投資教育與鼓勵創新之外的第二條路。想到過去薛琦講的「亞太金融中心」與「亞太營運中心」覺得很好笑。因為,有這樣官僚的政府,有個這樣處處法 條的假道德法律體系,受政治影響很深的司法體系(尚不論司法內部的貪污),還有一個英文不太靈光的人口,成為亞太金融中心的機率基本上是零。金融中心有它 的慣性,一旦成立了,就不容易被扳倒。台灣的條件跟香港差太多了,做不到的事就不要浪費資源。一旦無法成為「亞太金融中心」,「亞太營運中心」的機率也接 近是零了。所以,台灣的出路,無非是在傳產的升級與新產業的研發。所以,有人說搞文創產業,有人說搞教育,有人說搞生技。我覺得這些都是合理的。傳產的升 級的最好的例子就是捷安特。高科技業的出路,像是HTC是很好的例子。農業往精緻與有機的方向發展也很棒。

扯得越來越遠 了,改天再另外寫一篇教育「產業」的問題。我想來談一下教育。我是個教書做研究的人,雖然很菜,但是跑了些地方,東聽西聽,也有一些心得。我覺得台灣在這 方面是有可能成功的,特別是因為我們歷年來計畫經濟式的教育培養出了過剩的博士。雖然現在離成功還差很遠。好了,停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