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研究從小小的島開始

關於部落格
  • 637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環島後記

後記

我經常想著「旅行」這個概念。似乎有某些意識將旅行指向自我實現的意義。可是,這裡有一點矛盾,因為自我實現應該是多面向的,但是,似乎,旅行才能同時凸顯「自我」與「實現」兩個意義。所以,騎著單車環遊世界922天的兩位台灣女孩;離開台北英語教職到台東去的加拿大女孩;那些穿越絲路的;那些用流浪方式旅行的人;…….

自我實現可以表現在工作上,可以表現在某種個人的嗜好上。甚至只是體現於人際網絡之中。可是,沒有一件事情,像是旅行這般地凸顯。旅行彰顯出自由與學習,旅行用行動與實際的接觸給人一種真實感與實踐力,而旅行讓人自在的處於無知與探索的張力之中。

朱少麟的「傷心咖啡店之歌」講著年輕上班族馬蒂的生活與內心思索。朱擅用存在主義式的語言悖論來探索自由的意義。但是,講到後來,小說給馬蒂安排的最後出路,竟是到馬達加斯加旅行。在那裡,馬蒂「頓悟」一些事情,人生變的光明。

這是一個鮮明的例子,說明了旅行在「自我實現」這個概念扮演的重要性。但是我覺得很諷刺,為什麼偏偏是旅行,這只不過是自我實現的許許多多可能性中的一種範疇。

旅行,相當程度是一個宗教。

大學時候,我花了很多時間接觸一些「所謂台灣文化」的一些材料,想了很多事情,我開始感到對自己的土地並不瞭解。當這種學習夾著一種群體意識(台灣意識也好、對土地的感情也罷),我開始生出了一個要弄清楚自己的土地,要踏遍台灣的激動。這種想法很快的變成的環島的理想。(對某些人,環島並不困難,有的人甚至已經騎著腳踏車環了兩三圈了。但是,我的家庭確實對我構成許多限制。)但是,這個理想,畢竟與旅行的「一般興趣」有點區隔。因為我對國外的事物並不是相同的好奇,當我聽著別人說著國外旅遊的事情時,覺得聽到的都是一個樣版的東西。沒能夠引起足夠的共鳴。

環島這件事情,從大二的時候成形,一直到退伍,都還沒有實現。醞釀了很久,心裡面早已規劃出多條路線。資料的收集已萬分齊全。好奇心,已經在多次分段的島內旅行中漸次滿足。事實上,在這次環島前,台灣已經不存在我不曾到過的縣市。很多想要探訪的地方,都已去過,有些還沒去過的地方,卻在深山林內,而非一次環島可以完成。然而,環島似乎有著某種無法取代的象徵意義。似乎,光憑著這一點,我就應該去走一圈。甚至感覺這是一種青春的承諾。

大概在退伍前,就希望能夠利用一次返台假六天的機會來環島。不過,由於飛機往返可能耗掉一天,沒有摩托車也是一個問題。時間實在太短了,於是到退伍了也沒實現。退伍的時候,回到台北直接面對家裡,環島所受的限制因而又變大了。曾經感嘆,或許環島已經無望,退伍當時的一種「承擔」的氣概,使我更不再想著環島這件事。

然而,事情的轉折發生在某一個中午,乙跟我說要去環島。他說要環島第一個想到我。但是一來沒有摩托車,二來退伍了,心情不同,所以我推辭了。但是,他一直慫恿,說能夠幫我弄到一台車。他的熱情很快的撩起了我原本已壓抑住的念頭。

我參加了蛋清年台語生活營,在那裡,我愛上了她。營隊尚未結束時,就已經決定要追求她。

然而,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的沈穩,我必須緩著追求的行動。一個最高指導原則:「不要食緊弄破碗。」壓抑了澎湃的熱情。寧願內傷,也要確定在良好、適當氣氛的互動下追求。第一次,我因為思念(思春?)得了厭食症。從生活營的最後一天開始,將近一個禮拜,食不下嚥。任何食物都有通過咽喉的困難。每餐只能勉強吞下不到半碗的飯(已經攪拌了醬油的),連稀飯也不想吃。肚子也很少感覺餓。餓的時候,就找豆花跟布丁來吃。這些日子過得很痛苦、失衡而困頓。

於是,來去環島吧!我跟自己這樣說。一定要動起來,唯有移動與旅行,能夠讓我回到一個比較平衡的狀態。而我必須離開台北,才能好好想一想。面對自己無可扼抑的熱情,環島是少數能夠滿足這般熱情的行動。

在這樣的遠因近因之下,我決定要把握這段可能成行的時間。雖然,時間上還是不夠的。海水浴場已經要求八月一日要去上班。爸爸也說七月31日家裡很忙要幫忙。很多事情必須妥協,儘管知道六天的環島(原本計畫八天,但是因為跟乙借的車子有點問題而稍延了兩天)必然十分匆促而品質低落。(乙倒是沒有跟我一起去。)然而,移動在此刻對我的意義與環島的圖騰象徵已經夠使我出發了。事實上,這刻若不把握,下次要待何時?

環島後瞭解到,機車環島兩個禮拜為宜。一趟走下來,西部只花了兩天的時間。而這兩天幾乎都在趕路。除了在東勢悠閒地逛了一個上午,在台中與戊同學暢談了一個晚上,及最後的台三線風景之外,在西部的過程真是乏善可陳。尤其是,一直下雨也挺惱人的。然而,我還是把時間配置的恰到好處。

回到三峽的時候,一個圓已經畫完了。我心裡面真有一種心願的滿足感。因為我做到了。

就是這樣吧!島嶼的思念、女性的思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