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研究從小小的島開始

關於部落格
  • 637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環島日記六

環島日記六     730

前一天的晚上,己學妹的朋友突然回來了。己本來以為他不會回來,而讓我睡他的床。但出乎意料,他卻跑回來,遇到我這個不速之客。於是相當尷尬的,我頻說抱歉、頻做解釋,然而,也出乎我意料的,他並沒有生氣,甚至為他突然跑回來的行為向我抱歉。他的女朋友也一起睡。當然,他睡在中間。這是一張擺了很多雜物的舊式大床。蚊帳也掛的亂七八糟。我於是也呼嚕嚕地隨意的睡了一晚。

早晨起來,己要趕往工作室工作。我載著她的朋友庚出發。在省道上的一家早餐店用餐。老闆娘很健談,似乎是聽到我說埔里朋友所見的慘況,忙著搶說東勢最慘。一說來則滔滔不絕,她形容地震的恐怖猶如世界末日,說到東勢三天無人聞問,延誤了救援的時機,…….

東勢是個典型的山城,街屋平行於山坡,猶如等高線般的排排而上。上坡的路叫橫街。等高的路中最熱鬧的叫本街。後來發展出豐勢路,因是大條公路又連接了上台三線,因而更加熱鬧。一般的房子都是兩面開口的。己稱道這裡的傳統市場非常傳統:竟有仍掛著豬面的豬肉攤販。她說她只在中國看過,每次經過這攤豬販時又不敢看。

早上騎著腳踏車在街上閒逛。很快地體會到了這山城的魅力。而地震後的斷垣殘壁令人怵目驚心。快中午的時候,我到了東勢車站,大概是以前台鐵的東勢支線或是林鐵的。我猜想這條鐵道大致上與運送木材有關。因為東勢乃是以木材集散而興起。

這個車站顯的破落,我在這之中拾卻一些歷史感。看著車站旁的房舍已改成幼稚園,而鐵軌已被一截截地拆開,或是散落,或是成疊。

回到工作室時,已下起毛毛細雨。我藉著己的桌子想要寫明信片給她,並藉著這個問住址的機會打了電話給她。想辦法在話中插上回台北後要再聯絡的話,而她也問了我的電話。這是第二次打電話給她。開始有點甜蜜的感覺了。

己送了三顆大號的東勢梨。住東勢的法律系學長問了些環境經濟學的問題,胡扯了一些。下午一點,就起程要回台北了。

從東勢出發,接著就到了苗栗的卓蘭鎮。台三線沿路是低海拔森林的綠意,山路舒緩起伏,公路大條,車況卻並不忙碌,一陣子才會遇到一個村子。這裡的地名我都不太熟悉,很多是第一次聽過的。這裡村子的分佈稀落,村子裡的建築分佈也是。我感覺來到一個真正不認識的地方,儘管這樣的風景並不特別卻很舒服,但是卻讓我有些方向感上的迷失。我想大概是我對客家山村的理解真的非常的缺乏吧!

騎上好一陣子,到了大湖,有條鄉道通往泰安溫泉。一時興起便轉了過去。本來想去一探溫泉究竟的,卻在路上被一大片向日葵花田給吸引了。這片田叫做上島草莓園,農人說現在是草莓休耕期,改種向日葵。好漂亮啊,眼前的這幅景象,使我想在摘個幾朵花送給她。

這時,來了一輛大卡車停在路旁,司機下了車,走到另一邊的車門,打開,上去,居然就打人了!司機口出穢言,罵得十分兇狠,大意是說要她下來,如果不下來的話就要把孩子丟下車。這場爭吵引來了所有人的目光,農人、買花的花客、路過的人車等等。很快的,有一個正在田裡摘花的爸爸(他正帶著他的小孩嬉玩)看不下去了,遠遠地從田裡對那司機罵了起來。但司機毫不理會,還在對著車裡的女人施暴。我想的可能多了一些,很怕一場命案就這樣發生。或者,我希望至少小孩別在他們的爭吵中受到傷害,我便拿起手機,按了110(這是我第一次打,打前還懷疑有沒有用)。

10分多鐘後,警車就來了。我佯裝只是旁觀者,看著警察與司機的應對。暴躁的司機很快對警察的干預感到不可忍耐,竟然對警察大聲說話起來,司機並推了一位警官(二線二星的)一把。於是,警察也十分光火,揚言要帶他回派出所,並威脅要好好修理他所屬的車行,要在省道攔檢每一台該車行的卡車。圍的近的鄉人出面勸架,好多人圍著吵成一團。而那女子在一旁抱著孩子不停地啜泣。我一邊看著這個景象,一邊卻去看花拍照了!

一陣混仗之後,警察喝叱那女子回家。原來,他(們)家就在這裡附近而已。女子邊哭邊走,轉個彎就到了。司機與警察也各自開車走了。圍聚的人群散了,但仍是有些人議論紛紛。我湊過去聽。可是,道地的客家話很難聽懂。只聽得一些外來語,像是「警察」、「電話」這種語彙。又似乎是他們有人提到有人報案,但我仍是一旁聽著。忽然,言談中一位阿伯,隨手指向我,就說是我打的電話。這下才露出馬腳出來。一位阿婆見我尷尬,忙說我是好心啦。

認真地挑了一些花,想著回到台北後要如何將花送給她呢?摘了五朵、付了50塊。想說兩朵送給她、兩朵送給甲學妹,一朵留給自己。就跟她說是臨時起意吧!送給甲學妹是作為一種障眼法。或許可以淡化送花的刻意性。

離開上島草莓園時,已經下午四點左右了。接著很快的穿過苗栗縣境,經過峨眉、寶山,到了竹東。竹東公路上有一排吃的。挑了一家有炒麵的坐下,點了炒麵,又到隔壁點個關東煮。顧攤的是個妙齡女郎,身著低胸的T恤,身材很好,也很漂亮。但是不知她是故意的還是無心,俯身舀湯檢料的時候,豐滿的胸部撐出偌大的乳溝,天啊!真是噴鼻血了。我想她這家生意必定很好。可惜我只是路過了。

離開竹東後,穿過了幾個鄉鎮,到了龍潭時,天色已暗,有點找不到路。路過一個很大的湖泊公園,便停下來休息。在這裡打個電話給她,看能不能今天晚上就送花到天母。擔心著讓花在袋子裡過夜是否會對花造成些傷害?或者說,希望能夠趕快看到她吧!

離開龍潭時,天色全暗。在夜路中,穿過大溪後,回到台北縣,感覺旅行已經結束了。三峽然後土城、然後就中和。甲學妹就住中和,先到甲那裡去,把花給了甲,跟甲說了些關於這花的想法。希望甲學妹打電話跟她說一聲,我回家後會在打電話給她。

回到家的時候九點半了。整理一下行囊,十點多的時候,懷著忐忑的心情打電話給她。她之前正和甲學妹說話(心裡頭想著,謝謝你啊!甲!),那麼她已經知道了。她說明天要到總區一趟,那麼我們便約總區大門口,我好拿花給她。

大概跟她說了今天在大湖採花時遇到的事,說說笑笑,心裡踏實許多。

    掛上電話,我的環島旅行才算真正結束了。

    一段時間以後,我和她已經在一起了。那時,我們常常出沒在台灣文化資訊站。甲學妹也常常post。我注意到了甲所使用的綽號:「島嶼的思念、女性的思念」。我銘心感謝這一位見證者,女友的好朋友,為我這趟旅行所下的註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