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研究從小小的島開始

關於部落格
  • 637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環島日記四

環島日記四         7月28日

醒來寫了兩篇溫泉旅社早記,出發已是9點多了。熱氣與陽光籠罩著整個環境,蟬聲大作,像是標示著炎熱。但這種炎熱給人一種適當的旅遊氣氛,發動引擎,我穿越瑞穗市區,甘蔗田,找到了瑞港公路,沿著秀姑巒溪,準備穿越海岸山脈,往海的方向前進。

好幾年前,在秀姑巒溪泛舟的時候,見到溪谷山壁邊切出的一條公路,就想說:有一天要來走。今天,終於可以償願,得以從另一個角度看秀姑巒溪。秀姑巒溪以其河流襲奪現象與河階地形聞名,其所切過的河階又揭示出了海岸山脈的斷層與皺摺,是活生生的地理教材。河流上,想是夏日常態的,一艘艘的泛舟小艇,依然清晰可辯的嬉鬧與尖叫,好像讓我在這燠熱的公路上也有像是濺到了溪水的清涼。

穿過了海岸山脈,到了橫跨秀姑巒溪的長虹橋,就是「瑞港公路」相對於瑞穗的另一頭──大港口。長虹橋上,海已敞開眼前。秀姑巒溪出海口中央立著一個圓形的島嶼──奚卜蘭島。島的南方淤泥沈積已完全堵住水路,北方則是出海口。風景解說牌上告訴大家:這裡上演著十年河東十年河西的劇碼。因為秀姑巒溪選擇哪一邊出海是看心情的。三年前,魚丸在花東的腳踏車旅行中,我熱烈的唱著伍佰的「夏夜晚風」,經過此地時,我告訴其他的伙伴們,像是囈語──那島適合穿著木屐的的淑女與矯健的少男登上,在夏夜的晚風裡,對著大海撒尿,對著星星緩歌。

然而,並沒有真的登上這個島,我又錯過了一次機會。也許因為此時並非夏夜吧,我頂著大太陽,又開始一路奔南。不過有海作伴,還蠻愉快的。

花東海岸,有一種明亮的荒涼。沒有產業,很少人家。一路上會經過一些很小的村子。房子都矮小,在烈日的曝曬與大海的相襯下 ,感覺只是風景的一些點綴。我不禁想到西海岸相同緯度的台十七線的風景。那灰暗的荒涼形成一種強烈的對比。

也許我必須再進一步說明。並不是因為人煙稀少、鄉下地方才叫荒涼。如果你到過宜蘭冬山河中游的一些農村,例如我曾經訪問過的武淵村,你可以感受一股「富麗農村」的氣息。我相信,一個地方的貧窮富裕與否,滿足或不滿足,反映在它的人文風景上,特別是建築物上。如果你能停步下來,跟人們做些交談,到人們家裡坐坐,感受會更清晰。另外一個鮮明的例子,是澎湖西嶼島的外垵村。當我第一次置身那個村子的時候,感覺好像到了天母的高級住宅區。不過,聽說外垵從古就是一個海盜村,村民以走私致富。但外垵村毫無疑問仍是一個鄉下地方。

過了成功漁港不久之後,我在一家鯊魚博物館停留參觀,並享用一些鯊魚餐。這個館裡頭收藏整理了許多鯊魚的標本,並做了清楚的介紹,這裡也養了一些小鯊魚。這在台灣絕無僅有的以鯊魚為主題的博物館,雖然地處偏遠,也雖然是用鐵皮屋搭蓋的,但是裡面的收藏卻的確值得參觀。經營者是成功漁港的漁商,由於長期捕魚、賣魚的經驗,長期的對鯊魚的興趣,終究造就了這間博物館。來到這裡,你對鯊魚的刻板印象會變成對一個複雜生物類別的興趣、變成細賞與更多的好奇。

有些標本是買來的,但是有些標本則是台灣本地漁港的漁獲被老闆買下來的,其中最多的還是來自成功漁港,老闆是在地人,參觀的人很少,感覺很隨意也很愜意。

再往南走,在到台東之前,經過金樽灣與都蘭灣。旅行之中,我都聽著陳建年的海洋專輯,聽說,「海洋」一曲的背景就是都蘭灣,因為這是陳建年閒來釣魚的地方。再三來到此地,我發現從大港口以南到台東以北的海岸,是花東海岸較緩和的地方。因為從清水斷崖到台東大武。北段和南段都是峭壁海岸。中間大概在花蓮市附近往北到太魯閣附近,以及在大港口至台東市稍南的地方,是山離海較遠的地方。這些地方,有較多的淺灣、沙灘(也許,這些地方容易形成出海口)。這些沙灘淺灣也是花東主要的遊憩海岸。

在兩灣之間,我去看了一個「水往上流」的「奇景」。有一條山溝,確實是水往上流。可是,世間怎有此事?我便順著山溝流向,想要找出這騙人把戲的詭計。一個可能是視覺上的錯覺,因為山溝事實上可能是順坡而上,所以當水往下流的時候,是往上坡流,只要坡度弄得很緩,就有可能出現錯覺。不過我衡量一下坡度與山溝的角度,覺得這個可能性不大(也可能是我已經產生了錯覺了?)我順著山溝走往海邊,發現溝裡的水水位越來越高,到某一段已經溢出,再走一段(已經沒有遊客到這裡來)發現溝水來自一條大的PVC排水管,我聽到水管內傳出空氣拍打的聲音,感覺已經找到了答案。

水是被馬達抽上來,打上去。所以,水真的是往上流,只是理由是人工的。而山溝只要做得角度剛好,水就不至外溢,然後,在山溝旁邊立了些風景解說,不明就裡的觀光客蜂擁而至(嗚~~~),小販得以林立。至此,感到這一切非常的愚蠢,尤其是我站在這裡找原因更是愚蠢。一刻無法稍候!閃人啦!

過了台東不遠,很快的車子已在峭壁間的公路上走著,這裡並沒有蘇花公路那一段來的險峻,但是海水的顏色卻像是表演水舞一樣豐富。我以前都暱稱其為「三色冰」的海岸,不曉得是聽別人說的,還是自己想到的。這是說,這一段海岸的海水基本上由近至遠顏色會越來越深,通常至少有土沙黃、黃綠、碧綠、一般的海水藍、深藍近黑的顏色漸層。這種顏色漸層分明,而且色帶並非直板板的平行於海岸。猜想背後形成的原因,大概有河流沖積下來的流沙的影響、海底地形的短距離變化、與黑潮。當然,若沒有太陽來打光,一切都沒戲唱了。清晨、九點、中午、傍晚等等所見的景色都不同吧。

雖然海水顏色的變化並非花東海岸的專利,然而,除了花東海岸之外,很難見到這麼多的變化。也就在太麻里和大武一帶的海岸才是最驚奇的變化。在快到大武的時候,我看了一段色帶及其漫舞能事,而色帶之間又交叉來去的一段海岸。就像是畫水彩一樣,透過幾個基本的原色,可以配出許多其他顏色。我在海岸邊停下,細數眼前此幕究竟幾種可分辨的顏色,一二三、、、、、、十。十個顏色,你相信嗎?你有看過十個顏色的海水嗎?在讚嘆之餘,天空竟有虹霓相伴。(剛剛一小時前下了一點雨),竟像是來插花的。

很快的,我就到了台東大武了。台24線預定從此處往南接到墾丁的佳樂水,只是至今還沒蓋好。台九線在大武轉彎,橫切恆春半島,即是所稱「南迴公路」。也因為這些原因,大武,這個地名就相當於公路系統可及且最偏遠的地方,雖然,這不折不扣是台北觀點。不過,既然我是個台北人,那這麼說也沒有什麼不對。所以,我跑到了最遠最遠的地方,應該寫張明信片給她吧!

雖然這麼想,但是黃昏催逼我前進。在南迴公路上,風強勢亂。因為黃昏時分正是海風將轉陸風,而公路既然沿著溪谷而建,也便形成太平洋與台灣海峽間的風管,兩邊的海都吹海風,兩邊的風也都將轉向。不論我的揣測是否正確,我在這裡遭遇了最不可思議的風向變化,強風使得我時而左偏,時而右偏,我不得不將速度放慢,使力而專心的穩住機車前行。甚至,我一度遭到大巴士的進逼,差點撞上去。這真是驚險的一刻。

天還亮的時候,我就已經到了屏東楓港了,這裡同時是台九線與台一線的終點。往下,是通往墾丁的台24線。在這個三叉路口,你可以感受一種東西部截然不同的氣氛,也許是這個路口繁複的招牌,也許是這裡的人的台語的腔調,也或許是屏鵝公路上繁忙的車潮。老實說,我不太喜歡這裡。儘管這裡也是鄉下地方,但實在不是我心中的鄉下。我在這個三叉路口吃了個排骨飯,已經天黑了。屏鵝公路路寬但有些彎曲,這是著名的飆車場地,年輕人載著熱情向著墾丁,不解地形與風勢潛在的危險,也因此,是事故頻傳的公路。聽說這幾天來西部都下著雨。而路上有很多積水,有路燈的地方很少,我真的得小心地騎。

在這個路口的一家餐廳吃飽了晚飯後,打電話給住高雄的丙同學,問去她家借宿一夜是否可行?這一來省錢,二來真久沒見她了。雖然,丙同學也想見我,她說要問問看,不過我想,就是先到高雄再說吧。

在屏鵝公路上騎了很久,對公路上散落的一些「小吃店」感到好奇。這裡的小吃店看來不太正常,像是風月場所。只是,為什麼在這裡的風月場所要取這樣的名字呢?在澎湖、在台北,小吃店就真的是吃飯的地方啊!

一路上騎來,在黑暗中行駛的趣味,就是觀察這些公路上散落的小吃店的外觀,像是一個異文化的觀察。令人驚訝的奇景終於出現在我過了橫跨高屏溪到了高雄林園的時候。這裡不僅車水馬龍、空氣中瀰漫著一股來自石化廠的噁心的氣味,更綿延著長達兩公里的霓虹街景。「小吃店」、賓館、卡拉OK、酒店、理容院滿滿是。除了其中間雜著一些7-11,OK這種必須存在的正常商店以外,其他的便是以上各種名目的聲色場所。連檳榔攤(不消說,當然有西施)的招牌都寫著:附設小吃店。這實在是一個奇景。這裡也許是全台灣最大的「路邊」性交易市場了。難道是跟林園的重工業區有關係嗎?

色情、工業污染、快速而莽撞的公路,失禮的人群,無神的西施與老闆娘。也許這裡,林園的台十七線,正是我在當兵兩年或其他的日子裡對南部的惡感的典型的代表。這片受傷的土地上,一股頹廢而令人絕望的無知與無感,蚵仔寮、中芸、林園、大寮、大樹、大發、興達港、楠梓、前鎮、雲林嘉義的台十七線、黃金海岸、灣裡、彌陀、永安、台西、四湖………。也許這其中最荒唐的,正是台南人所謂的黃金海岸,其實沈積著來自發黑發黃的二仁溪所帶來的淤泥與五金廢水。我不禁想到這些地方,而,為什麼還能忍耐!

過了林園之後,沿著小港機場附近的道路進入了高雄市區。打電話給丙同學,但是一直不通,於是,我便一邊騎往澄清湖的方向。據說,丙同學家就在澄清湖畔。好不容易,在澄清湖附近聯絡上她,但是,丙卻說她的父母正在進行一場大戰,這個時候不好去她家,我連忙說沒關係,於是就到我比較熟悉的鳳山(我在這裡的步兵學校受了六個月的訓)去找旅館了。

找了一家便宜的旅館,不過感覺有點髒,唉,算了,已經十二點了。省錢就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