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研究從小小的島開始

關於部落格
  • 637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環島日記三

環島日記三          727

早上醒來,寫了一篇早記,一醒來想的都是她。

吃完山莊準備的早餐後,緩步騎在農場中。路傍著七家灣溪,沿路的坡上,開滿了一種不知名的花。那顯然是人為種植的,因為一來我不曾在別處見過她們,二來那花的形狀顏色有種花市的味道。單株細長的莖,葉環狀散開,並不擁擠,也不稀少,花有白、紅、粉紅三種,花瓣五出,瓣細長而前端略圓。如果想像這花開在北國的雪地,也是相當適當的。

九點,雪霸國家公園管理處一開放,我就進去看了一場櫻花鉤吻鮭的介紹片。話說雖然是我們的國寶魚,但七家灣溪四處圍著柵欄,而就就算不為柵欄,能夠看到的又有幾個人呢?

離開了武陵農場,往梨山的方向一開始有點上坡,但後來大部分下坡比較多。因為油也差不多快沒了。所以,在下坡的地方就盡量用滑行的,省油。而沒有引擎聲的這些時候,好像看景色也更明亮秀麗了點。

梨山果然是梨山。在經過的時候,真是不免一陣心痛。本質不長梨的地方,強迫其生出一大堆梨子,就是要付出相當的代價。

在梨山加滿了油,進入中橫主線,左轉向花蓮的方向去。不久就回到了高大深綠的森林的懷抱中。那樹的高大與暗綠,似乎有些降溫的作用,然而,路也越行越高,一些寒風由山谷襲來,想是快到大禹嶺了。

大禹嶺,標高海拔2565公尺。是中橫公路上最高點。的確,我不得不拿出這個夏天的旅行中最有效的防寒衣──雨衣。穿上雨衣,風灌不進去,只是,手與臉部還是覺得寒冷。本來想著,距離合歡山已經不遠了。仰慕著「最方便的百岳」之名,看著清晰可辨的的合歡山山頭,然而,天象不佳,山上籠著烏雲。盤算一嚮,還是下山去了。

下山的途中,山的高峻漸漸緩和了下來,而溪谷卻漸漸的拓深並狹窄了起來。在「碧綠神木」處,稍稍休息一下,便一路驅車到了文山溫泉,此時,已經是在所謂的太魯閣峽谷了。聽鱸魚一再讚美的,我便興致勃勃的下了溪谷。只是,溪谷真是深,下谷的步道既陡又長且滑。好不容易下到了溪谷,溫泉旁已是一堆遊客。這裡有一些人工的處理,但處處泉水的露頭還是清晰可見。有一個像是人工鑿出的山洞裡有一個大池,也許正是容納最大露頭的溫泉池。只是,令人嚇一跳的高溫,絕非一般人體能夠負荷的。池邊坐了些遊客,沒人下池。且讓我隨便的估計,我覺得有80度吧!這真讓我覺得白來了,因為其他的露頭形成的只是可供泡腳的小小水畦。而流水湍急卻又有一定深度,絕非可下水的水域。只得坐在水邊,看著溪水奔騰。溪谷的大理石峭壁渾然天成,整片乳白色的山岩帶著些自然的流線紋路,就如同立霧溪水般流暢有力。

離開了文山溫泉後,到了一個叫做迴頭彎的地方。迴頭彎的得名,是說中橫公路在此處,做了一個幾近180度的轉彎。迴頭彎處有步道通往深山中的兩個村子,梅村與竹村。你知道嗎?這兩個竟然是深山中的移民聚落,說是當年營造中橫公路後,一堆榮民定居下來的地方。唯一的對外交通竟是這步道,更何況迴頭彎只是中橫深入的的一個偏僻角落而已。這不免給人一種武陵人的想像。

正在迴頭彎通往梅竹兩村的步道入口,有兩個人,一老一少,看來正在操作一台纜車。纜線連向對面山頭的山頂。在這太魯閣峽谷,對面的山頭不遠,卻很高,所以必須仰望。而這纜線也以約60度的仰角連向對面山頭。而我所謂的纜車,也只是一個無蓋的矮箱子而已。年輕人聽著中年男子的指揮,看來有點懶散的固定箱子、發動拉動纜線的機器。我在一旁望著,有點驚訝地看著這應該是在此地天天發生的場景。我問年輕人,為什麼要這樣做?年輕帶著外省腔又有點原住民腔的國語又出乎我意料之外。他說:「因為山頭上另一邊比較平,有種一些東西,他要上去做一些田事。」

年輕人看來只有20來歲左右,很好奇我出現的樣子。他問著我的旅行的事情,然後便說起以前他和一群朋友開車去玩的事。他問起了台北的事,似乎有些懷念。

一邊說著,中年人的纜車已經越來越高,看起來只是個小點。纜車上升的速度不快,但纜車下的溪谷很深,年輕人說他自己才不敢坐。大約56分鐘,中年人到了山頂,年輕人在這一頭做了一些處理。中年人翻過山頭便不見蹤影。我問年輕人是原住民嗎?他說不是,但是西哩呼囉解釋了一通,也弄不清楚他是從哪裡來。好像是山裡長大的小孩,但是又不是原住民。我說:「你是不是梅村或竹村的人?」西哩呼囉,他的回答實在難以明白,我想我該走了。至少能夠確定的一件事──山上已經不全是原住民了。

梅村與竹村還住人嗎?希望有天能夠弄清楚這件事。

車行過了「慈母亭」(一個中橫公路的地標)後,立霧溪谷開闊了起來,旋即,出現一個水壩,地名叫「溪畔」。也很快的,中橫公路就結束了。右轉接上了台九線橫跨立霧溪的橋,橋上,順著溪谷展開的方向,看見了海。

蘇花公路到了這個路段,也筆直了起來。一路,引擎聲大作,我急奔向南方。不為什麼,只是已近黃昏。我已經打定主意,必須到瑞穗或紅葉溫泉去。而瑞穗在花蓮縣的中部。

經過花蓮市接上通往縱谷的公路時,天還是亮的。花東縱谷的公路寬敞筆直,一路狂飆,從太魯閣到花蓮市,大概花了一個小時。而從花蓮市到了光復,也大概一個小時。時近七點,吃了一個排骨飯,吃完已經天黑了。再一次的,我出現的樣子,引起了老闆與老闆娘的好奇,問著旅行的事情,又打聽我念哪裡的。一聽說我是台大經濟系畢業的,老闆竟要幫我介紹一位在鄉公所上班的系上的學妹給我認識,不但翻電話簿、還到處打電話,真正是令人尷尬的熱情。為了婉拒老闆的熱情,我問起瑞穗溫泉與紅葉溫泉的事來轉移話題,並在店裡借用人家的電話問旅館。好運的是,紅葉溫泉有空位,而且只要三百塊而已。我又問了好吃的冰店在哪裡?「喔,就在對面啊,那是一家三四十年的老店了。」所以,我就在對面的老店吃了一晚滿足的綠豆豆花。離開光復前,在街上找了一個機車店換了機油,摸黑上路去了。

瑞穗溫泉與紅葉溫泉其實是在同一個地方(同一個溫泉區裡)。但是一個稱為上溫泉,一個稱為下溫泉。當地人說,因為紅葉溫泉比較靠山,所以稱為上溫泉。

紅葉溫泉仍是日式房子。所以我睡的是一片榻榻米。但是,旅客都是一群一群的,而還有空房間,所以我得以一個人睡一個房間。賺到了。

下了山,天氣熱啊!洗溫泉實在有點奇怪。紅葉溫泉有一個大眾池,我去的時候,只有我一個人。池子好大,溫度並不高。真是太爽了,我又可以在池裡游泳了。哈哈。真Q又真得意!

話說,一整個旅途上想著她,昨天決定要打電話了,而且也跟甲學妹要到了她的電話了。今天想的就是「該說什麼好呢?」非常忐忑的,深怕說錯話,深怕冷場。為了怕冷場,在武陵農場時已經寫下一些話題當小抄。

在紅葉溫泉放好行李後,跑到瑞穗街上去沖洗照片,央求老闆娘馬上洗出來,待會來拿。為什麼呢?就是因為這裡面有她的照片啊!想了這麼多天,這麼苦,真想看看照片。

我又回到紅葉溫泉旅社,這樣往來的忙碌奔走,已經處於一種熱情而亢奮的狀態,膽怯已被驅到了角落。我買了一張100塊的電話卡,拿起了話筒。

……………………………

電話先由她的爸爸接起,接著,她接了電話之後,我正準備解釋為什麼打電話的時候,她已經先問我在哪裡了?於是,我不必說那些或許是不必要的解釋,開始從紅葉溫泉旅社談起。這實在是莫大的鼓舞,我一方面說著這幾天有趣的事情,另一方面,也問她的生活狀況,話匣子開了,竟然聊到他的父親叫她不要再講了為止。掛上電話,終於我能好整以暇的享受這份在悶熱夏天裡清涼的滿足感。而電話卡只剩下十幾塊。

一顆懸宕的心安放了下來,思念更帶著希望與熱情前行。多麼美好的旅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