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研究從小小的島開始

關於部落格
  • 637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環島日記二

環島日記二       726

七點半起床,雖然對一個在旅行的人來說,實在是很晚了。但是對一般的我的日子而言,卻是早了。但好像六點有一種「政治正確性」----在六七點間起床,是「比較好」的。於是,我在台北過的一般的日子是「糜爛」的。而我自己的真正感覺是,在台北的生活是不健康的、人為的、扭曲的,來自社會的壓力所致的。而旅行,好像是讓我這樣一個台北人有回歸自然休息的機會。

帶著這種健康的感覺,跟原住民早餐店哈啦哈啦著買了個蛋餅。我問蛋餅多少錢,老闆娘不及回答,另一個也在吃的原住民青年就說:「兩百塊。」一旁的人呵呵地笑,老闆娘說:「二十塊。山上的年輕人比較幽默。」聽著那年輕人的講話模樣與腔調,使我想起了小白(一位排灣族的青年,是我當兵時部隊裡的副排長)。其實他們也並不特別幽默,只是性情單純、樂天,沒什麼事也能快樂上一陣子。然而,倘若有些多愁的原住民,則其悲傷卻將是加成的。

八點多出發前往上巴陵。往上巴陵的路迴旋而陡峭。有種在原地打轉上升的感覺的。這讓我覺得上下巴陵就好像一棟摩天大樓的一樓與頂樓一樣。然而,這頂樓空間不大、卻極其擁擠。旅館與賣水蜜桃的攤子林立,來遊拉拉山森林遊樂區的人有許多,路有點塞。從這裡看著對面山坡開墾的樣子,跟此地的旅館與車子一樣的凌亂。

達觀山森林遊樂區,也就是一般說的拉拉山,海拔1500公尺出頭。就檜木林帶來說,算是超低了。WHY?是因為緯度高以及東北季風的關係嗎?我如是猜測著。這裡有22株巨木構成的巨木群,森林浴步道就環狀地串連起這22株巨木。步道寬敞而舒緩,每多見一株巨木,心情便似踏實了一些。這是我見過的高山步道裡最多人的一次。不過,人雖然多,但森林的寬闊與深邃卻不受影響,也因而,並不覺擁擠與嘈雜。我獨自一人,感到一種特別的輕鬆,隨步其中。在經過一條小溪的時候,我走下去將小瓶子裝滿水,在彎腰汲水的的同時,轉頭向上游看,森林在上頭,樹葉開了一些縫隙,灑下的陽光錯落溪谷與木橋上,光亮而不刺眼。溪澗大石激起些小水花,水聲與人的談話聲共鳴。這只是尋常台灣山溪的一景,但我卻特別感到此刻這景的每一個尋常細部組合而出的協調與優雅。而這時候,我自然想起了她。

離開了達觀山,便一路前進宜蘭。中午的時候,到了明池。這裡有個整理有致的「明池森林遊樂區」。但收費與此處樹林人工雕琢的味道,使我興趣缺缺。在向下騎,在未到棲蘭的路上,停下來吃個饅頭。正午時分,但公路在樹蔭下可是清涼,我邊吃著饅頭,玩著相機的自拍功能,拍了幾張側躺在公路上的照片,自鳴愜意囉!

吃完了繼續上路,到了棲蘭附近接上台七甲線,即所謂中橫宜蘭支線。那一轉彎,景色頓時由蜿蜒狹窄的林中山路,變成在蘭陽溪寬闊河谷旁的平寬緩和的路。在北橫的路上,就一直思量著三條橫貫公路的差別。感覺上北橫的山不及南橫高,谷也不及南橫闊而水不集中橫深。然而,中橫宜蘭支線所呈現的卻又是迥異於前三者的景象。蘭陽溪(還是他的支流多望溪?)溪水雖急,河的寬幅也不大。然而,寬闊的溪谷,顯得他會是個很有山洪潛力的河(荒溪型河流)。

車子行在平坦一片的土地上,旁邊的山有點小高,而下面的溪有點遠。這給我一種「在高崗上」的錯覺,以為來到了中國。一種驚奇油然而生,究是一種在台灣的山林中不曾見過的風景地貌。特別是在經過一個叫做「南山」的村子時,一畦一畦的高山蔬菜菜圃中四處裝著環狀噴水的灑水器,有些還噴到路上來,路濕一塊乾一塊的,我又猶如騎在灑水器的槍林彈雨之中,得隨時躲水。

應該是一種河階地形。換句話說,公路是建在在河階上。但這些層層河階疊出來的整個河谷,實在有種不同以台灣其他山川的結構。我的猜測是,這是由於蘭陽溪谷的規模可能不是由蘭陽溪切割出來的,而是因為這溪谷本身是雪山山脈與中央山脈的界,而蘭陽溪是順著這個谷流下來的。而順著溪谷一直往上騎,過了思源啞口後,變成是在大甲溪的上游,而這樣的河谷地形就結束了。也正是在過了思源啞口後,山路爬升的坡度增加,而大甲溪谷,便是以一種大山小谷的的樣貌呈現。大甲溪谷的上游溪流中,有一條特別有名,那就是做為櫻花鉤吻鮭棲息地的七家灣溪。

這也是我今天的棲息地,慕著七家灣溪與武陵農場的美名,大概在下午3點半的時候到了武陵農場。找到了武陵山莊,正式吃了碗泡麵午餐。而武陵山莊這裡清秀靜謐,與另一頭住滿坐著遊覽車來的遊客的武陵賓館大異其趣。武陵山莊的遊客顯然是單打獨鬥的多。一對來自高雄的老夫老妻說是趁著去基隆看朋友的機會,「順便」來這裡玩。整個可住50人的大通舖裡空空蕩蕩,除了那對夫妻與我之外,還有一個老人在遠遠的角落裡,並不與人交談。

放好了行李,稍事整理,我就去走了一趟往桃山瀑布的步道。天空罩著灰雲,似要下雨不下。只是僅僅兩個小時,已經從蘭陽溪谷耀眼的陽光下,來到農場一角的茵鬱林中。而七家灣溪就在步道旁,經過了些吊橋,想著有沒有可能看到櫻花鉤吻鮭,向下看了一陣子,笨,當然是沒有囉!

天黑前回到山莊,搭了個伙,吃了頓出發以來最豐盛的一餐。晚上,在山莊前的廣場,與貓與蟾蜍對看,打電話給甲學妹。終於還是忍不住,跟甲學妹要了她的電話。

晚上好冷,棉被要弄暖也要好一會兒,十點多就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