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研究從小小的島開始

關於部落格
  • 637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環島日記一

環島日記(一)    2000725

在檢討會即將開始的時候,我替大夥照了一張相。其實在乎的只是這一群十幾人中的一人而已。作為一個學長,我簡單說了自己對這次台語生活營的想法與對社團的感謝後,於是背著沈甸的背包,戴起我的紅小帽,啟程。

並不再回頭顧盼,但希望,她能多看我一眼。於是,我走的很認真。

發動了摩托車,看錶已經是下午近三點了。想定了今天要怎麼走了,但明天,再說。好久好久了,我都在想像、計畫著我的環島旅行。但是現在,我的計畫卻相當的簡略。我只知道,何時出發、何時回家、先東部再西部、帶了一些生存必備的。我並沒有明確的走法。但,曾經充滿了腦子的許許多多的想法,自然會在恰當的時間與地點給予正確的指示。我只知道,我一定要走完。沒有恐懼、沒有疑慮,沒有特別的衝動與欣喜,而帶了點好奇與小小的豪氣,我想,這就是最恰當的一人旅行的心情了。

我還知道,我一定要追到她。雖然這兩件事沒有關係。如果說有的話,可能也是有的。

離開台北都會區有許多方式,我一路走羅斯福路、轉南海路,接重慶南路,上中正橋,下來就往中和移動,到了中和後,路感有點亂了(雖然我是個中和人,但我對南勢角以外的中和沒有清楚的概念)。但總之,我就是要去土城。好不容易,在烏煙瘴氣中,烈日下,以及,在紅綠燈的疲勞轟炸下,穿越了中和、土城,接到了大條馬路的台三線,便得加快速度地往三峽移動。

以前在薪傳社打混的時候(真的是打混:p),聽多了三峽祖師廟的事蹟,但總是緣慳一面,今天「順便」經過了三峽,能不進去看嗎?

就這樣,為了消除在台北柏油路上的暑氣,我買了一瓶黑松沙士。邊喝著邊在廟裡閒逛,恰巧廟裡正有一群人認真聆聽著一位「李先生」對祖師廟的解說。特別,他傳神的用台語來表達祖師廟的建築工藝的典故、意義與價值。(這和薪傳社老是用國語講是不同的。因為有一些insider’s understanding是以語言為媒介的,更特別是那些有閩南式建築特色的東西,或者,在地三峽的,泉州人的,以及,在時間上,屬於台灣歷史進程特有的。………………。總之,順著文化時空脈絡去理解,會理解的比較好。這李先生講的真好,於是我就混進了人群之中。

在廟的中庭有四座銅獅,全身成金銅色。但是其頭尾與耳三個部份以磨成銀白的亮色。李先生說道:「因為這古早人有一款講法:摸頭會出頭、摸尾會chhun傢伙、摸耳會吃百二。」語畢,哄堂大笑。然後,有種不得不摸、不摸可惜、眾目睽睽的摸又不好意思的感覺,而同時,你看見了人們似無意地走經過了這些小巧可愛銅獅子,順手地摸了牠的頭,他的耳朵與尾巴,嘴角露出一絲靦靦與滿意。於是,我樂意地趨前複製了這樣的動作。一樣的靦靦與滿意。哈哈,我覺得,能夠站在這裡摸摸這些銅獅子,本身就是一件值得滿意的事了。

當李先生說起了屋脊上兩座剪黏的屋子時,點出了其實用的材料的廢物利用的特質。包括啤酒瓶、彈珠汽水瓶以及三四十年前最流行的香水的瓶子。是什麼?這位李先生頓了一下等著答案,然後,有位先生立刻就答:「明星花露水。」也在幾乎同一個時刻,站在李先生旁邊的那位四五十歲模樣的婦人的臉上,露出了好一陣子不去的幸福的微笑。而那該是怎樣的記憶呢?不禁勾起了我的好奇。

可惜的是,我並沒有空看三峽老街了。或者說,太陽再不久要下山了,而我還在台北縣呢!於是,不多逗留。一開始就接上了三峽往三民的台七乙線。車很少,路很新,一路闢著三峽河而上;在這裡,感到一種旅行的趣味已經產生。我在金黃色的陽光下、山林間移動與爬升、漸離了人煙,森林提供了最適當的旅行背景。

在這路上,我接到了來自甲學妹的電話。她問關於領事館訂位的事(雖然我沒有去慶功,但淡水一間叫做領事館的咖啡館的位置是我幫忙訂的)。

大概在五點的時候,到了桃園復興,接上了台七線,也就是北橫。在這裡加了北橫所需的油,就一路狂飆而上。向乙借的這台摩托車很好騎,一路上不曾被超車。這以上所伴隨的是大漢溪,一邊向上走,一邊漸有了大山大谷的氣勢。到了個叫做羅浮的村子,停下來隨便叫了盤炒麵吃。還不錯吃。噢!這是我好幾天以來第一次沒有吞不下去的困擾。(自生活營後,因瘋狂的思念故,食不下嚥,大概可以稱為厭食症)而正在那店旁,也才驚覺大漢溪在此地的身段美妙。然而,已近黃昏了。

天色將暗,住的地方還沒有著落。羅浮附近的地方(小烏來等)住的都很貴,上千的價格比比皆是,實在住不起,索興就往巴陵拼吧!光線一步步地微弱了下來,騎了不到巴陵一半的距離,山林已完全籠罩在黑暗之中。這中間,不知錯過多少美景。

將要八點的時候,到了下巴陵。一家旅社收600元。好吧!吃了碗泡麵,跟旅社的老闆娘稍稍的聊一下。原來,他講話奇怪的腔調,既不是原住民,也不是外省人、客家人。他是來自澳門的。一個澳門人在北橫公路的山村經營旅社,想起來很奇怪。倒是,並沒有多問。

疲累的一天。一閉上眼,不斷想起她今天的模樣。我不能什麼都不做,那太苦了。也太遜了。於是,開始思索著下一步如何藉著電話開始。這是在巴陵的這個夜晚的主要活動。而若不進行這個活動的話,終會被戀愛的白日夢給擊的崩潰了。

而山夜真寧靜。不需冷氣不著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