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研究從小小的島開始

關於部落格
  • 637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曾在那小小的島

我曾在那小小的島

當今晚到了St. Kilda Beach時,風有些大了,踏上了沙灘的高點時,望見那一片水水黑黑、濛霧但是廣闊的一片時,不由得湧起了一片熟悉的情景──澎湖的海岸。那片時光已然朦朧了,但某種對海風的知覺卻直接穿透了那模糊的記憶。記憶作為背景只是背景而已,穿透出來的卻清晰有如昨日。 要用文字來描述就難了。也許是那麼私密性的,卻又是那麼令人激動的。我無從對身旁的好友置上恰當的一詞。就怕一談起就是「兵經」了。不是那樣的,只恰巧是當兵的時間,特別有時間去感受,去迎著海風發呆。於是,現在更愛咀嚼好友日安雨林所說的:不過是從這個島到了另一個島,不變的是那一片海。

 好像押車時候,車在強風裡飄搖前進。海那麼一片就在天那麼一片灰中,似乎是有種吸納悲傷的能力,然後化在一片無垠中,一會兒那麼廣闊,一會兒又只是浪頭上的白沫。 好像你下車之後,迎著令人站不穩的強風,享受一種不痛的肆虐。有時飛沙刺人、有時連眼睛也睜不開;而海總是能嘲笑你,對他/她來說,不過是多了一點波紋而已。他/她的一點點波紋就是人們好多好多的滄桑啊!

好像半夜時分,村子一片寂靜時,海巡弟兄的工作更像是那麼回事。那樣的夜晚,通常我們到了一個據點,用無線電尋找定點「埋伏」的弟兄,看看他們是不是在打瞌睡。名為勤務,實則漫步。玄武岩海岸的浪拍石聲,給風加了活潑的聲響;細沙灘上,浪撲溯而上的娑娑低吟,風如溫柔撫觸。海是看不見的;海是寧靜的,遙遠的。黑暗給人增加了一點點警戒,卻讓人關了眼睛,打開了更多的感官。一點點的睡意不時襲來,卻又不斷的出乎預期的被打斷。於是,時而恍惚、時而清醒。而夜裡的清醒是倍外的,好像你已經閉上的眼睛可以穿透人的心、穿透海的深。

好像海是那麼廣闊,可是我卻選擇一個小小的島躲了起來。小小的島,也許如望安,是最適宜的。最適宜於離開那社會中所有煩人的東西,然後說是一種解放。任炙陽無情地曬著赤膊身軀,也覺得舒坦清涼,浪漫快意。 好像你從寒冷的海水中起身,望望身旁,遊人已開始收拾往回走,這時連晚霞也黯淡了。雖然捨不得走,但是海永遠不是你的,你在水裡永遠不如魚的自在。浮潛看魚,到底是欣賞還是羨慕?

也好像黃昏時分,忘卻了回去報到的時間,或者是故意的遠離被下命令的範圍,在一個小小靜謐的港邊偷閒。阿兵哥抓起一隻螃蟹,將他/她綁上繩子,遛了起來。不知道該是要同情螃蟹,還是發笑!一圈一圈的繞著,夕陽圓圓地照耀,而水波無意的拍著港岸,一種海水滲入石中散發出來的特殊氣味,好香。不知道是肚子餓了、還是飽了。 就說:海是個你可以經常到的地方,想去就可以去,但是它又是個永遠也到不了的地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