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研究從小小的島開始

關於部落格
  • 6358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選舉與賭博

最近非常忙,沒時間,但是又想寫。只好趕快寫一些重點。

選前一夜,真的是有點被槍擊的新聞給嚇到。這種事怎麼還會再發生。我們的民主難道真的這麼不成熟嗎?

還好,兩黨的主要候選人在事件後的語言都還算克制。當然,有些周邊跑龍套的,總是趁機打劫。懶得指名道姓了。我們就原諒這些跑龍套的。

這件事,民進黨顯然是吃了悶虧。當然,最吃虧的是那位台下的那位不幸的支持者。其次吃虧的是連勝文。然後呢?他的家人也值得同情。我不知道,連戰說連勝文的血不能白流是什麼意思。我也不知道蔡依珊說絕不向暴力低頭是什麼意思。郝龍斌說,暴力是民主的恥辱,絕不能容忍。馬英九跟蔡英文都講一樣的話。很好。

問題是,這種暴力真的是民主的恥辱嗎?選後一兩天,我偶爾都會想。我想不是。我覺得是我們的政治制度還不夠成熟,而我們的社會太假道德所致。

有人吃虧不吃虧都不重要。有人得利才會有人願意在大庭廣眾下開槍行兇。抓到,結果呢?難道開槍的人覺得她不會被抓到嗎?這件事情,到目前為止,我都覺得還事在藏鏡人的掌控之中。除了歇斯底里的政治狂熱份子外,還會有誰有動機買槍殺人。除了賭盤,還有啥可能?真想不出來。

會受槍擊事件影響的中間選民,其實不會超過5個百分點。開槍要冒很大的風險。所以,如果差距很大的時候,沒有影響結果的機會的時候。誰會開槍。所以,2004年總統選舉,非常接近。這次在北北二都的民調也顯示很接近。

讓我們就說是賭盤好了。美國選舉都有賭盤啊。任何的職業球賽也都有賭盤。想像政府如果可以開放賭博,並且開放選舉賭博。而且不要像是各種公辦彩券那樣抽那麼重的稅,那麼也許今天連勝文可以免挨這一槍,而黃先生也不會冤死。當然我們知道,人心也是個因素。但是如果相信道德教育可以消滅賭博,那麼尿也可以喝了。在道德教育的極限之外,政府要肯認那些賭博的需求。今天你有錢可以賺不賺,有稅可以抽不抽。然後讓黑道操賭盤,一來提供黑社會養分,二來,每當選情緊繃的時候,賭金大量湧入,輸贏利益極大時,我們便不知道下次是哪個人會遭殃。政府自己管賭博,是更大程度上能維持賭博的公平性,有助於吸引公開的賭金,減少地下賭金。之所以不要抽太重的稅,也是因為希望保持公開賭博的吸引力,免得地下賭金太多。台灣的公辦彩券不是很成功,主要的原因就是因為當40%的賭金都抽走,報酬率嚴重低於零,賭金就有更大的動機流向地下的。所以,到現在,很多人還是在跟地下賭盤賭香港的六合彩。

台灣的社會越假道德,黑道的養分就更多。關於性工作合法化的事,也可以用一樣的邏輯來支持。只是,性工作牽扯到人的尊嚴問題,其實我也不是很確定。但是,賭博是件簡單處理的事。沒有人說,合法賭博就需要到澎湖或苗栗蓋個賭場。那是澳門式的。何不學學香港,讓某種有公信力的機關(賽馬會)管理所有形式的賭博,到處開投注站,小小的一家一家。對,香港人賭博沒有公開賭選舉。那是因為香港的選舉一點都不好玩。台灣可以率先做。不但做民主的表率,也做理性社會治理的表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