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研究從小小的島開始

關於部落格
  • 6358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高貴淡雅

是誰的高貴?與誰的淡雅?

 

金恩慶上將,接替了陳鎮湘上將成為海岸巡防司令部暨軍管區司令部總司令後,大力推動一項「外部公園化、內部家庭化」的計畫。為期大約半年。其立意非常良善。大致是考量到了或觀察到了海邊的哨所過於老舊、簡陋與狹小。為了照顧基層官兵的福利,讓居住環境更優雅舒適之故。

 

然而,這件事情搞的雞飛狗跳,怨聲載道,想來不是金先生的原意了吧!(不曉得金先生聽到這樣的怨聲沒有?)

 

聽說甲同學,在台北縣貢寮某哨所當哨長,貼了兩萬塊。退伍之後,我在台北的街頭遇到他,聊起了這件事,我問他有影無?他說有影,金額有些出入,不過付出後,換來長官的肯定,與好長一段時間的舒適(所謂舒適,指的是很少有督導的心理舒適。)他說:「值得!」

 

乙同學,在花蓮蘇花公路旁某哨所,貼了一萬多塊。他說認賠了,反正值得啦!「換個角度想,住起來舒舒服服的,也是不錯啦!」然而,另一方面,乙同學心裡還是很幹,因為連長說退伍前要還他,到了他退伍的時候卻是耍賴。到了退伍已經過了兩年的今天,乙當初自資花費的收據還留在皮夾裡,他說:「地球是圓的,就等哪天在路上遇到,可以馬上要債!」更令乙氣結的是,他出錢出力整修的哨所,現在已經廢棄了。

 

澎湖某哨丙同學,貼了五千至一萬。他一直過得很坎坷,但是另一方面,長官也很器重他。他是個愛兵負責任的好哨長。有一次我押車順道造訪他,參觀了他的哨所,我覺得非常驚奇,因為他的中山室比一般人的客廳更要賞心悅目許多,有大幅的山水畫、有很好的沙發組,電視、音響,花瓶、雕刻。哨所外還弄起了一個小花園,小橋流水的。真的很漂亮!我當面稱讚他,他說錢不只是他花的,連上、營上主官多少都掏了些腰包,補助一些。他的哨所位於澎湖最著名的觀光景點之一,想必金先生來澎視察時,也是個必經之地吧!

 

不過金先生來看時,一定不知道這些東西花了多少錢。上面的說,高貴淡雅不用花錢,要動腦筋,發揮創意。除了必要的哨所整建工程外,所有的家庭化公園化工作,你得自己想辦法。據我所知,澎湖風櫃班哨的擴建工程,有來自上級補助的九十萬。

 

我們似乎是做的比較差的單位。也不曉得為什麼,我們這個單位的危機意識比較低。這是一項要做評比的工作。某一天,上面說要來做評比。挖咧,大家就慌了。創意嗎?就生吧!於是,我們趕快去跟馬公國中借割草機,澎湖的九月還熱烘烘的,總有割不完的草,掃不完的落葉。由於割草機各連等著用,我們割草從早到晚,晚上出動所有的車輛來照明,繼續割,這樣連續割了三天。然後,營長只是要造一個羽毛球場出來。我打電話問已經退伍的體育老師,請教一個羽毛球場的規格。反正胡亂記了一通,白天在草地上劃劃線,沿著線挖出可容咾咕石(即珊瑚礁石的碎粒)的溝,半夜,出動大批人馬,前往海邊撿拾足夠的量出動大卡車來照明,鋪上咾咕石以為界線。插上兩個大鐵柱,架個網子,就是個羽毛球場了。當然,這個球場純粹是應付視察的,從來沒使用過。且依澎湖的風況,根本也沒有使用的可能。

 

有創意嗎?還好啦!我覺得是我們倒是滿有勇氣的。有一天早上醒來,營區裡多了很多公園椅、還有可愛的垃圾桶。我知道丁長官昨天帶了一批弟兄去幹了這些東西回來。更上面的長官默認他這麼做,也肯定只有他有這般的勇氣。我看了這個海豚模樣的垃圾桶,似曾相識,便問:「某某,這該不是觀音亭的垃圾桶吧!」丁:「耶,許排,你怎麼知道?」「我常常去啊!」我說。(觀音亭是馬公市西側一家古寺,是三級古蹟,旁邊的海水浴場是澎湖風浪板運動的根據地。)過了大約兩個禮拜,澎湖時報刊出一則報導。其中說著:「某某漁港候船室的公園椅不翼而飛,某某處長呼籲民眾要有公德心,這個候船室已經驗收了好幾次都沒過,......。」看完報導,丁和我便哈哈大笑。

 

丁真的蠻神奇的。我們都知道林投有一個雕刻家專雕鬼面,丁就直接找了該雕刻家,商借在本營區展出一段時間。丁挑了一些比較不恐怖的木雕,而我們的操場多了這些大型木雕,就更像個公園了。當然,我們還要整修既有的魚池與涼亭。室內的部分則是重新油漆,調整寢室床鋪的擺法,每四個人擁有一張書桌,檯燈。並弄了一些阿沙不魯的書擺在桌上。一些長官從自己的收藏,捐(借)出了一些給我們。。反正檢查完了再還就可以了。其中有玉雕雙龍吐珠、高級沙發椅、書畫等等。還有PS2,這個大概是這次運動中對弟兄來講最實惠的東西了。

 

上面來視察那天,正是九二一地震發生前幾天。那時我是值星官。我陪著連上長官與督導官巡視整個營區。督導官跟我走的近,問我說:「這些雕刻好特別,你們去買來的?」我竟無疑他其實是在套我的話,我說:「是借的。」丁一聽不妙,趕緊說:「不是不是,是林投某某藝術家送的。因為我之前.....。」心裡面真不好意思,為了我一句失言,丁要做著麼多解釋,而我們很可能已經被扣分了。因為上級的意思呢,絕非要你們去偷、去借、去買。而是呢?發揮一點軍民關係,看有沒有什麼民眾不要的東西,加點創意整修一下,便能夠盡量達到高貴淡雅的標準。使得官兵的生活更舒適。云云。

 

海巡本來就是一個睡不飽的部隊。而為了這個,我們更多的人睡的更不飽。忙東忙西,很多的虛飾就是要應付你上級來澎一兩次。實質能夠留下來的東西,就是那些軍官們掏腰包買的。還好排長不是部隊主官,如果是哨長的話,也許我也必須花上一筆錢。後來金先生親自來看了,大批高階軍官圍繞著他。真是朱門酒肉臭,為了他來一趟,我們還得準備高級的餐具、採買上好的菜料,精選的菜色,等等好比精緻的餐廳。我心裡面疑惑,難道他相信,阿兵哥平常吃的就是他面前的這些東西嗎?難道他不想知道一下阿兵哥真正吃的是什麼東西嗎?難道他來不能夠陣丈小一點,不能夠不通知,不能夠看看基層部隊真實的生活嗎?

 

這就是典型的「上下交相賊」吧。上面看到他要看的,下面就把敗絮掩在金玉之中。一月一月的、一年一年的重複上演。表面上看來,我們「永遠是」戰力堅強的部隊。只是,這種虛偽久了而不會倒胃則壞了人的脾性。

 

金先生要來之前,下來了一個文。明確的告訴我們,根據金司令的指示,內部家庭化、外部公園化要把握的精神,叫做,「高貴淡雅」。這種事,也許不會年年發生,但這件事,是海巡部隊在1999年最大的一件事。凡是在該年的春天以至秋天有在海巡部隊服役的,必對此有深刻的記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