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研究從小小的島開始

關於部落格
  • 6358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少了一個人

P死了。他在安官桌上留下這樣的字條:「如果人生是無止盡的挑戰與挫折,那麼,這樣的人生我寧願不要。」我們都是48期第一梯次來到澎湖團管部的預官。那時候,軍管部(後備部隊)與海岸巡防司令部,兩部共部雙名辦公。我們被分到澎湖團管部也就等於是分到澎湖的海巡直屬第三指揮部。來到這裡的預官,都要看司令(指揮官)的臉色,一部份的人會留在團管部,另一部份的人會到海邊去。

 

我屬於被分到海邊去的。而P是留在團管部的。我和他只有一面之緣。那時,我剛離開步兵學校到澎湖報到的時候,由於步校受訓最久,是屬於最晚到的同梯預官。同梯的都已經下部隊一陣子了。我被隨意的安插,等待面見司令。那晚,P寢室還有空位。我就睡在他的下舖。我們隨意的聊了一下,同寢室的還有一個醫官,一個通信官。印象中通信官很健談。(但現在我已經忘了他的名字。只有在快退伍的時候,我們兩群人還曾一起喝過咖啡,聊了一下。)P則沒甚麼話,我問了很多東西。但我只知道他是個行政官。有一些不滿。對我來說,這是個新環境,到澎湖來什麼都不懂。對即將前往的海邊也沒一點概念。更忐忑的是,不知道司令會要我到哪裡去。

 

隔天司令就叫我到興仁的營部連去。我雖然很失望,但也沒什麼能說的。晚上,連長親自押車帶我回去。從此,團管部對我來說只是個討厭的上級單位。然而,P在這裡,選擇在一個下雨的颱風夜,從樓上跳下來,死了。新聞記者趕來採訪,內部的調查風聲鶴唳。P為什麼要這麼做?很快的在澎湖的海巡系統的預官間討論了起來。有一次我到團管部去,遇到了同梯,問到這件事情,他跟我提了P留在安官桌上的紙條。他說P是被拗死的。而這樣的字條是個「秘密」。

 

他死的時候,身上穿著雨衣。團管部辯稱P是在例行性地巡察大樓時,因為不慎而被大風吹落的。H說,前一天他還跟P聊的有說有笑,當然說笑之間不免有些牢騷。P的家人並沒有深入追究,但團管部凹的很硬,使人看來似乎是個深入追究下去會牽動很多人的大案子。「人死了都死了,因公殉職所得的賠償要比自殺來的多吧!」輔仔這麼跟我說。我們自然也難以得知P家人的心中尺度。只是,沒有人會相信團管部的說法,也沒有人相信,P的死能夠單純的歸因於他的心理問題。

 

少了一個人,這是知道這件事情時,在我心中不斷閃過的五個字。P死時,我下部隊已經一陣子了。通過了第一關考驗,但心裡仍有些不平。我不知道誰會快快樂樂地來當兵的。當兵就看一個兵運。但是另一方面來說,境隨心轉,自己的調適也是很重要。一批人被送來這裡。一批人準時且同時離開。只是,少了一個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