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研究從小小的島開始

關於部落格
  • 637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退伍的影子

我有時候會忘記生日,但是每年到了411日的前後,總會有許多感觸。是的,退伍已經兩年了。那個影子似乎已經開始有些要模糊了。只是,速率非常的遲緩。

 

一直到今年的春天,瘋狂的想念澎湖,似乎,澎湖的美好印象比那些服役時期的種種沈重與不堪來的更能在記憶裡持久。澎湖的碧海藍天,給人一種輕盈舒朗的快樂。列島如硯,散布這一片海域。安靜的水底下,有五彩的繽紛。在夏日,微風輕拂的珊瑚海灘,總是如夢般與我的生活幻象攪在一起。我不知道澎湖是不是一個世界級的觀光景點。但是,對我來說,它已經是最高級的了。我常常想,台灣人並不知道自己有什麼好東西。

 

昨晚在捷運上,看著三個年輕人,一個平頭,兩個戴帽,三個滿口髒話,卻是十分健談。看得出那種同梯好弟兄感覺。我看得出來這三個人很菜,是剛入伍不久的新兵,我聽著他們談著不同梯之間的一些爭吵,聽她說到七幾梯云云的。顯然這是陸軍的阿兵哥,顯然他們還是被欺負。但是顯然他們以後老了還是會去欺負菜鳥。

 

到現在,我還能夠精準的掌握這些老鳥與菜鳥的分別,以及他們的心情。這是身為一個排長,帶一個部隊時首先必須瞭解的不成文文化。但是,時代在變,有時候快的超過自己的想像。很多我們認為不合理的事情,但是不知道怎麼解決的,卻常常在某些時候,就自然被解決了,而且通常是在新聞的中段或末段中被帶過了。我還記得高三的時候,為了讀不讀三民主義而掙扎、而憤慨。三民主義的課堂上,老師很無辜的強調她自己的教這個科目的價值,但是我的心裡卻盤算著,如果不念三民主義的話,能不能上得了台大人類系。(反正就是要念台大就對了。)最後還是覺得太勉強了,後來還是考了。聯考前十五天,全力讀主義,別的都不念了,一邊背一邊罵,因為真的是很用力的罵、很用力的背,所以那一陣子經常瘋瘋癲癲的,印象很深刻。還記得那時發誓考完要將課本燒掉。然而,最後我看分數的排名的時候,發現自己所考的85.4分,在全國是第八名,在社會組是第一名。

 

考完了,我沒有燒掉課本(覺得這個行為在儀式上太具毀滅性,想起來毛毛的),但是開始寫一篇準備要投報的文章,建議把三民主義廢考。然而,忘了投了沒有,同學們卻紛紛跟我說別做這種徒勞無功的事了。考過就算了。

 

是啊,考過就算了,我想,就是這種想法使得改革無力。

 

只是,兩年後,三民主義已經改考選擇題,而且只考50分。再過幾年,(已經不太注意了),三民主義已經廢考了。

 

另一方面,兵役在我要退伍之前,已經縮短成一年十個月。所以原先預計六月11日退伍的,卻變成411日。你當可想像,那時候真有一種撿到了的快樂。然而,超乎想像的是,今天,在一大堆國防役、替代役等兵役改革陸續出來的同時,募兵制竟成為國防部努力的方向。(時代的變革最誇張的,也許也是我們最容易忽略的,正是台灣從戒嚴走向民主的過程。小學五年級意識到了這個問題,國二時,全台熱力放送看了使人昏昏欲睡的「悲情城市」,那時以為,終究沒有不流血的改革。)

 

也許,十年後,要當兵的台灣青年,僅僅是少數人。這對我們這些當過兵的人來說,不能不承認是一種時代的進步。然而,卻也有一種被時間背叛的感覺。我們的記憶將不會被再次再次的重現,我們在部隊裡虛擲的那一段奇異的青春,將從一個活靈活現的神話,漸次的,被淡化,成為頹圮而深鎖在海邊碉堡的故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