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研究從小小的島開始

關於部落格
  • 637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學術與金錢

這幾天有一條新聞線圍繞在李遠哲是否自肥的這件事上面?這件事情,有很多面向可以討論。有人可以質疑他是否有遵循利益迴避的原則。有人拿他的特聘研究員的薪水跟總統的退休後的薪水做比較。李遠哲發表聲明說,「增列優惠條款,本人應可留待新任院長批准,惟經深思,本人若因自己也在優遇名單上,便遲不處理,以私害公,對名單上另外五名院士,事實上形成不公平,自非處理院務之所當為,而雖然美、日一些學術機構知道本人即將任滿,紛紛前來議聘,且報酬都在國內標準兩倍以上,本人迄不考慮,至於本人是否自肥之人,社會應有公論,因此,對於某些惡意批評,本人並不在意。」 中研院副院長劉翠溶說這文是她批的,不是李遠哲批的。如果要「利益迴避」做的徹底的話,也許李遠哲可以要求劉翠溶不要批,然後讓後來的院長(現在是翁啟惠)去批。「遲不處理」一事,也許李遠哲是多慮了。畢竟這件事情的癥結,是台灣學術制度徹底公部門化的結果,早幾個月晚幾個月,也沒有差很多。不過,話說回來,李遠哲講得很清楚,他擔心對另外五位院士形成不公平,所以他看這件事情,不是在看台灣學術體制的角度。充其量,這個優惠條款,只是在金字塔的頂端,容許一點制度中的例外而已。 至於李遠哲是不是自肥,倒不是很重要。媒體這種動不動就要抓人自肥的習性,本有一種根性在其後──而這個根性,多少是台灣這個社會看待公部門與學校時的習慣性預設。官員與教授,本質就應該清高,錢夠用就好。這兩類人適用高乎常人許多的道德標準,他們為人民服務、或者為追求真理而來的。至於,金錢,乃是身外之物。 金錢如果只是身外之物,那麼德國的學術界就不會有一種留不住人才的憂慮了。或者說金錢雖然是身外之物,但金錢多多顯然也無傷。(在台灣這種泛道德的地方、或者官員與學者喜歡裝道德然後與媒體唱和的地方,金錢多多可能有損清譽)因為無傷,加上一點「微小」的邊際好處,U of Minnesota很難跟Yale搶人。最近,系上的老師走了幾個,很明顯的,金錢的誘因有很大的作用。 台灣的學術制度,在大學的教職設三級,基本上跟美國一樣。現在也開始有tenure的制度。助理教授,要拼升等,有了tenure之後,才能鬆一口氣。現在回台灣的年輕學者多了,這種升等制開始認真執行了起來。但是,過了tenure之後呢?所有教授的薪水都有一種薪等級別。基本上跟公務員的薪資算法很像。從副教授升到教授還要做一點研究,才升的上去。但是,到了教授之後,你做的研究就算在好在突出,頂多就是得一些獎,偶而有一些獎金,然後國科會會經常給你錢做研究。但這些錢是用來做研究用的,不是給自己用的。在薪資上面,想要加薪,除了跟阿兵哥一樣數饅頭,沒有別的辦法。 所以,台灣的教授們,寫教科書賺錢的動機比做研究強了一些。到處去演講賺外快的動機比做研究強了一些。當當顧問、攀攀關係的動機比做研究強了一些。如果我們覺得教授的本業應該是專心做研究、貢獻學術浩海中的點滴,那麼顯然台灣的教授們以「職業倫理」來說似乎不太自重。可是媒體卻看不到這些教授們正在打混,不批評他們忽略其職業倫理。他們看到的,還是金錢。他們緊緊地盯緊「人民的荷包」,深怕被官員或者教授們給污了一些。 所以,當我們談一個退休的院長的薪資的時候,「合理」的比法,竟是拿來跟總統比。這種比法,背後隱含的的是,中研院是總統府下轄單位,所以院長退休的薪資比總統的還高就太扯了。我們不能說,這種講法毫無道理,畢竟,中研院的確是一個「公家機關」。 只是,李遠哲的「市場價格」的確遠遠高於那個被控為「自肥」的薪資。李遠哲幹完院長了(他當年也沒有必要回來,回來有沒有必要一定要去當院長),他可以去他任何想去的地方,那個市場價格是真實在那裡的。我們沒有必要假設李遠哲是個不食人間煙火的人(也許有人喜歡這樣去要求一個「諾貝爾獎得主」),但是如果他願意以低於半價(就算台灣物價比較便宜,所以應該說是略高於半價)留在台灣,不就也應該看做是一種「小小的犧牲」了嗎? 今天,從系上學長處得知,去年畢業去雪梨大學教書的日本學姐,其實有拿到台大經濟系的offer。她告訴這位學長,她不去台灣,因為錢太少了。我自己猜想,如果台大能夠提供跟雪梨大學一樣的薪資,這位學姐應該有動機來台灣。一來離日本近、二來在台北的日本人社群應該比在雪梨的大的多。這種想像,給我很大鼓舞與失望,應該她的先生,就是系上之前一位教授,a famous game theorist,會跟她去任何她要去的地方。 知道台灣人念電機和CS的,都極力要去汐谷找工作。知道念經濟畢業的,有好幾個人去了香港和新加坡。「美國的pay,又可以吃中國菜」台大的老師這樣簡單地跟我描述這些人去香港或新加坡的好處。而最近不是有幾位之前在台大經濟系任教過的教授,去了北大的中國經濟研究中心任專職了嗎?至於台灣的學術界,除了一點點(也真的不是很大)的網路群聚的外部性好處之外,學術研究的動機,除了純興趣之外,還有什麼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