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研究從小小的島開始

關於部落格
  • 637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看不見的手」是屁?

我的女友說:「我最討厭人家說看不見的手了;簡直覺得看不見的手就是屁。」 Well, 這麼說會令我難堪的。 這緣起於我們辯論affordable housing 的可能。她說,在美國已經有很多成功的例子。可是,頑固的我,基於對看不見的手與腳的尊敬,向她解釋為何管制價格或數量或其他等等的的作為,總是會失敗的。我說(這樣夠頑固了吧):你得仔細研究才知道就是是否是成功的。通常管制成功的表面背後隱藏著許多黑暗的東西。換句話說,中間有很多浪費,政府可能投入了非常龐大的隱性成本去維持。 因為我不相信管制可能是成功的,她就發火了。說,難道你要那些窮人都流落街頭嗎? 等等!「這頂帽子好大!」 我解釋,念經濟學的人,總是從尊重市場出發,但並非反對社會公平。這是為什麼之所以所得的重分配理論一般都主張迴避對價格的扭曲,而直接做重分配。也就是說,課貨物稅不如課所得稅。而我們應該直接發錢給窮人,而並非幫他買好麵包,蓋好房子等等。 我們後續地談了一些affordable housing在美國的實例與在台灣看到的國宅現象或者以前念台大時,時常耳聞的黑戶現象。 看不見的手的理論簡化了世界;忽略了交易成本阻擋市場發生的普遍性。感激Coase 的洞見。 所以affordable housing 如果真是成功的。那麼必然是公權力方面知道如何讓看不見的手掌握不到。但這件事也許不難!你只要觀察,什麼樣的可能交易是人們懶得去做的。這背後是因為哪一種交易成本。而政府需要做的,就是順著這個交易成本「見縫插針」,使交易成本更大些,保證人們不會背後搞一個黑市或者爭相競租。 以housing的例子來說。美國的affordable housing成功,而台灣的國宅失敗。最關鍵的差別是afforadable housing是用租賃的,而非像國宅那樣是買賣的。當人們低價買進國宅,由於跟市場價格的價差大,偷偷便賣出去的利益很大,人們鋌而走險在所不惜。另一方面,affordable housing 最多只是轉租出去,能過賺得錢面對可能的懲罰並不值得。所以這裡有一個市場利潤與交易成本的相對大小關係。 想到謝長廷最近說的,社會需要一個更複雜精緻的系統去處理利益的衝突。大概也是這個意思。市場並不是透明而免費的。如果當我們真的覺得某些市場有一些壞處而不可取。那麼,真的,我們就用一個省力的槓桿,輕輕的在這一端施個力,讓那一端的交易成本變大許多,而終結那可能存在的「不可取的市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