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研究從小小的島開始

關於部落格
  • 637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讀楊逵的「為此一年哭」

 

讀楊逵的「為此一年哭」

感覺不曾讀過這樣筆調舒緩卻又精鍊的文章。或許是時空遞移的關係,2004年的現在讀1946年的文章,多了許多由懷想歷史照想現在的感覺。困惑自己身為一個台灣人的命運,這麼多年來仍如一個詛咒似的盤旋不去。人生中最可怕的是宿命魅影,是在有限的資源裡想要開拓大智慧又想要堅定大意志的困難。

政治是惱人的,如同人生。但是一場惱人的人生的戲卻又能引起諸多共鳴。所以媒體配合著台面上的人物,把政治越演越惱人了。這又好像之前轟動過的「台灣霹靂火」,骯髒齷齪膚淺的情節與對話佔盡銀幕與人們的視聽。終於有人也會受不了,說是歹戲拖棚。像是李遠哲勸中研院同事少看新聞,去鄉下與人談談。這麼做的人回來咸說神清氣爽,又感覺了台灣是一個寶島。

不能明白的是,人們似乎普遍沒有醒覺到自己的意識型態實是侷限一隅生命經驗而無可供論述為普遍真理的基礎。而人們的論述卻又大都如此自以為是。然而,左右調和的論述卻是激不起人的熱情而無大意志可言的。於是我們看到島的力量分歧、目光渙散。專職思考的喚不起行動力;慷慨激昂的兩端彼此拉扯。我還看不出這個島所能建設的將來。

看著大樓一棟棟蓋了起來,一間間的公寓套房內是絕佳的建材與裝潢,是良好展望與完美隔音;然而,人們為著這樣的生活汲汲營營,雖不滿意於道路的狹小(或應怪罪於大樓們容納了太多人?),卻又擠身亂竄亂鑽的危險駕駛之列。

讀楊逵的「為此一年哭」,也覺得真是我該哭的時候了。然而,楊逵說:「朋友罵我太懦怯,他說民主是要老百姓大家去爭取的,聽來不錯,於是,拭了眼淚寫著備忘錄:「自今天起天天是爭取民主日,今年是爭取民主年。」我堅決的想,不要在哭了。」

後記:此文寫於2004年某日,聽「鵝媽媽出嫁」──楊逵的音樂紀念專輯時,讀到的。2004年,我認為是台灣政治與社會發展史上,自我有在看以來,最荒誕不堪的一年。沈靜的、清醒的都出不了頭,「民粹」的異常的旺盛:這極端的表現反映在批評民粹的聲音背後一種更為民粹而不自知的的慌張與傲慢。讀1946年楊逵寫的短文,讓我覺得感傷,好像民主還要漫漫長路,一度以為重大的進展其實只是幻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