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研究從小小的島開始

關於部落格
  • 637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都市擴張與農村再生條例

最近國民黨推出一個「農村再生條例」。引起一些反對與爭論。這裡面有很多細節,有很多疑點。也不在此一一談述了。我看了一些新聞、看了一些環境資訊中心的報導,還有一些南方的文章,還是覺得很混亂。不知道究竟法案條文到底說了什麼?我在網路上找了一陣子,還是找不到這個法案的全文。覺得很暈倒。

 

所以,我不是很清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但是,根據這些報導,基本上,是政府要透過這個法案,去壓過之前的「農業發展條例」的一些農地使用的規定。基本上,是要賦予地方官員(如縣市長)在土地(主要是農地)使用上更大的裁量權,然後準備投入更多的經費從事「農業再生」。如果這是真的,這看起來只是一種方便農地轉建地的法案,並且利於國民黨選舉綁樁。國民黨失去政權八年,也許是無比的心靈創傷。所以,之前他們國民黨裡清流們所批評的李登輝的「黑金體制」,這次可以藉著農村再生之名而變本加厲。

 

人們看環境資訊中心以及南方的文章,會覺得這個條例是滅農法案。一切都是國民黨政商勾結體制的陰謀。特別是,農地轉建地的龐大開發利益,是他們的主要動機。我大概覺得他們說的都是對的。只是,把農地轉建地來開發一事,有時候不是一件壞事。如果,開發商蓋了房子,沒有人買,那麼這一切也就無利可圖了。沒有人會把開發的腦筋動在千里遠的台東大武。但是都市的周邊的農地就是主要的目標。那些聲名大噪的台中的「田僑仔」也是因為那特殊的地緣關係而致。

 

都市成長,無論是人口、還是產業、還是財富的成長,都會加大人們對住的需求。人們自然想住大的、好的、但是又要住離工作地點近的。當道路建設或者其他的交通進步導致人們往郊區移動,或者較便宜的郊區土地可以讓人們住較大的房屋,這些都會導致都市的擴張。這種都市在2D空間的擴張,被稱為urban sprawl,不知道中文該怎麼翻譯。Urban sprawl在美國是一個持續性的、普遍的現象。其程度在亞洲地區則稍微緩和。主要還是因為亞洲各大都市邊緣沒有像美國都市邊緣那樣便宜的土地。但是,基本的原理是一樣的。你以為北宜高是什麼?宜蘭人當然覺得開兩個小時的彎彎曲曲的北宜公路來台北非常的麻煩而痛苦。然而,北宜高真正的效應,是把宜蘭的農田郊區化。

 

在美國的urban sprawl,最主要的現象是在郊區蓋起一棟一棟獨棟獨院的平房式的single family housing。這種空間的利用形式,一方面給了人們舒適的生活環境,但是另一方面,卻也是極為耗能的生活方式。不但通勤距離遠(雖然證據顯示通勤時間較短),低人口密度也使得大眾運輸模式無法運行。結果是,人人開車。一家子裡有幾個大人,就大概有幾台車。另一方面,獨棟獨戶,冬天暖氣、夏天冷氣也是極為浪費能源。之所以美國人三億人口會排放全球四分之一的碳,這種生活方式,大概難辭其咎。

 

另一方面,在香港,urban sprawl以另一種截然不同的形式發生。由於香港政府掌握多數的郊區土地。香港郊區房屋的開發,基本上,是由政府緩慢逐步釋放土地給開發商,做逐步開發。由於香港的人口密度高與可利用土地的稀少,新開發的房子,仍然都是三四十層樓高的大樓建築群。這當然是一種極端,形成了跟美國郊區的截然對比。

 

過去十年來,在宜蘭農地上發生的現象,基本上就是一個台北的urban sprawl的現象。然而,在一個窒礙難行的法規的運作下,形成了很多假農舍。其實,講到這裡已經很明顯了。Urban sprawl 是一個無法避免的東西。然而,我們要採取美國的模式,還是香港的模式。

 

香港或許太誇張。然而,我覺得台灣並沒有本錢搞美國人的東西。何況這是一種「政治不正確」的東西。……聽說馬總統說要節能減碳。

 

我覺得,今天「農村再生條例」爭論本質,其實是農民利益跟都市擴張時住的需求的扞格。坦白說,我不覺得有一個可以自足的農業是一個很重要的事。也不太相信因應戰時需求就應該保存農業的這種論證。但是,政府過去刻意打壓農業,也許正是這種因應住的需求的反應。我只是覺得,過程可以不需要是這樣。或者,應該不是這樣。

 

事情的本質,其實是,土地規劃的政策為何。政府對urban sprawl的政策與對策是什麼?我們要什麼樣的郊區的空間形式?農地轉建地的條件是什麼?當政府容許漏洞(例如對宜蘭的假農舍閉一隻眼),其實就是在說自己沒有好的政策。更糟糕的是,土地區位化 (zoning) 不就是要試圖控制一些不同土地利用形式的彼此干擾(經濟學裡說是外部性)。假農舍的家庭廢水污染了真農田要不要賠?郊區與農地交界處土地徵收的方式是否能公平以市價收購?

 

於是,我看到吳音寧在他的文章裡的這段覺得特別耐人尋味:

 

「馬英九上台致詞,一開始就說,他剛進來時被嗆了。嘿,是怡婷和思穎「嗆」他。當時我和培慧等人入場內,怡婷和安慈負責「外場」。馬英九說,他被嗆說,要做 好國土規劃,再談農村再生。坐在台下正對著他的我順勢說,暫緩通過農村再生條例。他回說:這樣會來不及。我說:不會來不及。」

 

什麼東西來不及?是農村再生來不及?還是綁樁來不及?如果你告訴我說,政府關心農業。那我覺得是太陽從西邊出來。只是這個「做好國土規劃、再談農村再生」說的很好。

 

我只是要說,這是一個兩造利益衝突的事情。政府應該站在制高點,協調各方的利益,而不是跟建商和地方政府官員站在一起牟利。開發商不是萬惡的淵藪。因為,再說一次,如果他們蓋的房子沒人買,他們也賺不了錢。但是,如果政府喪失了站在制高點的責任與智慧,那麼他們就是歷史的罪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