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研究從小小的島開始

關於部落格
  • 637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戒嚴傳統、全新感受

為了一個陳雲林、一個張銘清,還有兩隻熊貓,台灣最近一個月沸沸揚揚。看起來卻甚為不值。當然,很多人是內心歡欣鼓舞,卻不敢大聲說。我現在坐在飛往香港的飛機上,相信周遭還有一些台商。他們是開心的。愛國值幾兩,國旗又怎樣。

 

真正的衝突不是台灣與中國。就像澄社林正義在自由時報上所說的「一個中國、兩個台灣」。中國的籌碼何其大,國民黨背後代表的利益仰賴中國又何其多,他國民黨是真真實實把民進黨以其所代表的群眾當成主要敵人,而共產黨,不只不是次要敵人,還已經是好朋友了。

 

石頭、雞蛋都砸了,連鐵條、汽油彈都出籠了。原來民主真的不是一夕成真的。我們彷彿回到二十年前。二十年前那些丟鐵條與汽油彈的人回來了(管他是黑道還是民眾),二十年前那種警察的作風也回來了。那馬英九先生說保障合法、取締非法的時候,有沒有想想,為何他執政才五個月,這些東西通通都回來了。光是一個民進黨,有這樣的能耐嗎?

 

打人怎麼說都是不對的。不准人家拿國旗(甚至還折斷國旗)也是不對的。公布行程、協商好抗議的時間,然後再改時間當然也是不對的。讓人家抗議,要讓人家被抗議的人能夠看到、聽到。然後,警察再來嚴格的執法,保護被抗議人的安全。而非,「保護陳雲林安全」擴為「保障陳雲林看不到抗議」

 

警察也是奉命行事而已。可憐的是那些在第一線值勤的員警。可是,是哪一種警察的教育,會讓他們去要求唱片行不得播放「某些歌曲」。是哪門子的集會遊行法規定集會遊行要先申請,然後才央求你執政黨的政府好心批准。(我主張,集會遊行只需告知,不告知及不合法,但是沒有准不準的問題)。這很顯然是戒嚴時代留下來的法,雖然惡法亦法。但是執政黨與媒體連這種惡法都不討論了。惡法忍耐久了,人也有不服從的權利(Civil disobedience)

 

是什麼樣的航運郵政協定,可以載明「簽署後四十天內自動生效」?國民黨黨鞭林益世知道民進黨雖然人不夠,但是一定在議事上百般阻撓這些決議的通過,所以跟媒體說,撐一個月沒決議,就是過了。以前陳水扁在沒有社會共識下,斷然推行一些讓反對者跳腳的事,我以為馬英九會好一些。沒想到,還是一樣。

 

口口聲聲說要跟民進黨協商,但是總統對民進黨的姿態這麼高,對中國的姿態這麼低。那麼,又怎麼有可能要人家跟你協商呢?簡單的說,如果總統可以把他對民進黨的姿態降成對陳雲林一樣就可以了。

 

台灣過去缺的是法治。現在民進黨執政八年結束了。這八年來披露的法治問題以及種種的惡法,在新政府的執政下,竟沒有要利用這個機會解決一番,反而是統統回去老路子了。所以,未來還會缺的,還是法治。我們於是會有一個利用法律「得了便宜還賣乖」的執政黨,以及一個不夠風度與智慧來面對「惡法亦法」困境的在野黨。終究,在媒體的推波助瀾下,又陷入了一個彼此醜化、妖魔化的境地。

 

所以,我要說,法治、法治、法治。訂出好的法,大家都尊重的法,然後讓警察能夠有自信地打人,如果有必要的話。

 

我在飛機上寫好這個之後,到了香港才聽到朋友說警察已經開始在行政院「抬學生」。我開始閱讀相關的新聞,以及這些學生的作法與訴求。我想他們的訴求大概跟我說的差不多。一群可愛的學生創出這種有趣的標題「戒嚴傳統、全新感受」。太座說:看到這些學生、台灣還是很有希望的。我為我不能到現場給予我的小小支持有些遺憾。希望大家有力有時間的,多少支持與呼應這些學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