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研究從小小的島開始

關於部落格
  • 637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再談媒體二三事

最近有一則還算熱的新聞,是關於謝長廷是否假造吳敦義的緋聞錄音帶,然後親手交給陳春生。由於,陳春生在謝長廷競選台北市長(2006年底)的時候,出面說是謝長廷親手交給他的,然後謝長廷告他誹謗。最近,台北地檢署提出不起訴處分,原因說是因為證人陳宏明說有親眼看見。所以,檢察官認定確有其事,於是沒有誹謗成立的要件。

 
這件事,媒體的報導都聚焦在謝長廷的誠信問題。關於背後吳敦義是否有一段緋聞反而沒人聞問。那就算了吧!反正台灣人已經吸收太多這種風花雪月。所以,重點是,謝長廷是不是個陰險的小人。我坦白說,我非常欣賞謝長廷的一些言論與作為。覺得他是一個務實任事卻又作風大膽的人。這件事,確實引起我的注意,因為我也等著看這件事究竟是真是假。

 
然而,關於錄音帶真假一事,當年謝長廷的競選陣營有找台大外文系副教授江文瑜做語音鑑定。江文瑜關於這件事有許多地一手的經驗。關於當時的情況,以及跟陳春生打交道,江文瑜說:

 
24日之前陳春生透 過律師高宗良尋找學界代表參與調查局的鑑定,當時高宗良透過電話聯繫,請我參與鑑定。我與高宗良至調查局見證啟封,但到了現場後,發現檢調單位要求我只能 遠遠在密閉玻璃窗外觀看鑑定過程,我表示這種「無聲」方式無法得知鑑定結果的正確性。但我的意見不被檢察官高碧霞接受。之後我決定退出調查局的鑑定,接受 高宗良的委託,用校內與調查局同級的機器進行鑑定。」

 
這一段話引述自江文瑜在檢察官做不起訴處分後的公開聲明。大意是說,陳宏明與陳春生講的證詞裡跟她有關的部分都與事實不符,甚至相反。

 
我覺得這個很重要。即使江文瑜已經跟檢察官反映要考慮她講的話。但檢察官不考慮。然而呢?媒體也不考慮。因為只有中央社、自由時報、自立晚報有報導。佔媒體版圖遠大於半邊的其他媒體呢?完全不刊登江文瑜的聲明是什麼邏輯?

 
每次遇到這些關於個人清譽的羅生門,明明可以來玩玩真實的柯南辦案,媒體卻會選邊站,採取明顯偏頗的立場報導。但是,懷的什麼居心大概很容易想。我每次都跟太座說:全世界的職業裡,我最瞧不起記者。但是,仔細想想,記者也受上面箝制。而且真正影響我們看到聽到的,應該是編輯。然而,總編也是報老闆挑的。所以,媒體的資本組成,是真正核心的問題。

 
純粹要賺錢的媒體,像蘋果或者壹週刊,灑一點狗血,拿一些人當犧牲品,是蠻可惡的。但是絕比不上好評論、好煽動、假造新聞、選擇性報導的媒體可惡。這些媒體,是造成社會對立、兩極化、持續誤解與仇恨的最大元兇。公民社會難以形成,媒體也難辭其咎。低級的媒體,像中時、聯合(即其海外的世界日報)、TVBS、東森、中天、中廣、飛碟、中央日報等等一面倒擁藍當然不是新聞。然後,自由時報、民視與三立,一面倒擁綠成為一個無力的、歇斯底里的對立面。

給中央社新聞以及公視報導的相對和緩語調與持平敘述一些掌聲吧!

 
媒體可以有立場,但不是像台灣這些媒體這樣大剌剌不害臊地遂行其政治目的。我看美國的民主黨初選,媒體在選前甚至會發表社論來表明其立場。(應該說是報老闆跟編輯的立場。)但是,美國的新聞,社論與新聞是分開的。在淺詞用字上,媒體確實會有所選擇,而也容易判別其背後的立場(例如說:war in Iraq v.s. war on terror)但是,除此之外,媒體會盡量避免把新聞跟評論混淆。我不是說美國的媒體就很好。就像CNNJack Cafferty File的評論者(Jack其人)經常講話都非常的酸而且立場很明顯。所以,最近他的失言成了中國官方抗議的對象。(說來好笑,只有中國官方向人要求道歉的權利,而什麼時候台灣人可以要求跟中國官方,或者說,新華社,要求幾個陳年的總是要不到的道歉呢?)

 
重點是,台灣的媒體把新聞跟評論攪的很勻、很徹底。這除了反應台灣人的辨別力很低以外,也反映媒體資本組成是很嚴重的問題。

 
我有時想,以後媒體編輯用選舉的好了。但,這樣有可能又陷入一種譁眾取寵的困境。政府派任,又直接受政治干預。公營化,然後用類似大法官的長期任期制保持獨立性,卻又會陷入獨佔的危機。還在想。

 
我以後不再寫這些批判媒體的東西了。批判媒體求進步,就像要一個毒販不賣毒一樣難。寫得很煩了。每兩三天都有嚴重的錯誤示範。我們得想想,究竟怎麼樣才會有個持平報導、就事論事的媒體生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