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研究從小小的島開始

關於部落格
  • 637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大家都輸了(三)誰才是爛蘋果?


黃金交叉還是沒有交叉?

 

由於台灣法律規定選前十天不得公布民調。最後幾天,大家就在講黃金交叉。馬英九的陣營紛紛告急,那麼,剎時間,好像謝長廷這邊的「逆轉勝」喊得終於有點影子。而費鴻泰等四立委的踢館事件,加上莊國榮與江霞的失言風波,以及千萬里外殺出的西藏事件,讓選票的評估「似乎」變的更撲塑迷離。

連我的中國同學都問我,到底現在是不是很接近。我跟他說,應該沒有很接近,只是大家都有動機說很接近,所以這是假象。因為選舉還是有不確定性,馬英九這邊要確定會贏,所以一定要告急來催票。謝長廷這邊呢?還是要努力選,所以當然也要說我們可能會贏,就差你一票!至於,我覺得媒體才是真正這種說法背後的支持者。一個緊張的選舉會有比較多人關心,然後來守在電視機前或點閱新聞。

 

綠卡與國籍問題

 

單純幾條法律可以解釋清楚的事情,非得讓媒體各位其主地弄糊了。到底馬英九現在是不是有美國的「永久居留權」(permanent residence) ,還是一個沒有弄清楚的事情。雖然,一個有效的證件(綠卡)可以證明某人擁有永久居留權,但是,顯然,一個無效的綠卡並不能否決一個人永久居留權的失效。謝長廷這邊從一開始追問綠卡,到後來追問「綠卡身份」(即永久居留權),到後來還是被媒體故意模糊掉了。

 
聯合報與TVBS報導一直強調馬英九的綠卡已經失效。但是這個在於語言上有模糊的空間。(我現在找不到連結:選前三四天左右,TVBSAIT官員的話,說綠卡已經失效。然後,卻又發出另一條新聞,解釋說AIT澄清,綠卡失效不等於永久居留權失效。只是這種澄清,看來起已經掩不過前一個報導的效果。)是那張卡失效呢?還是綠卡的身份失效。而民進黨關心的是那個身份的問題。如果不再持有永久居留權,為何不大大方方直接說明白就好。這樣會讓我覺得好像你的那張卡失效了,但是你的永久居留權還是有效,只是這種事情在這個時候,說不出口,只好讓媒體作掩護,模糊這兩個概念。

 
用這種綠卡與美國籍的問題來打選戰,坦白說,我真是覺得無力。這似乎是在訴求「愛國心」或一般大眾沒有綠卡的嫉妒轉憤慨的心理。難道沒有別的更好的議題來發揮了嗎?又,馬英九的大女兒有美國籍,這是因為當時她是在美國被生下,而美國是屬地主義。這種事情,在留學生之中算是蠻常見的事情。一個留學生,如果沒有想到以後會服公職、甚至選總統,對於綠卡的誘惑,通常也是難以抵擋。畢竟,綠卡或美國護照的好處多多,而愛國心又值幾兩呢?

 
我不是在幫馬英九找拖詞。只是我覺得這件事從頭到尾就是無聊。對我來說,一點小小疑問就是,馬英九何不直接說他沒有永久居留權就好了(如果沒有的話)?所以,如果有問題的話其實是個誠信問題。

 
另一方面,這件事牽扯到陳水扁有一次接受TVBS專訪時指出為什麼「那個人就可以尊重他的女兒」(意指馬英九說尊重女兒是否放棄美國籍),然後,他卻必須要求他的媳婦回台灣生產,以避免做「美國人的阿公」。黃睿靚又不是跑去坐月子中心專門生出一個美國人,她只是陪他在紐約工作的先生待在紐約。媒體在這種事情上大小眼,不只跟他們自稱的獨立客觀相矛盾,更是對那兩個年輕人殘忍。

 
民進黨的反省與批判

 

一個選輸的的政黨失去了權力之後,在媒體上面所能呈現的聲量,變的相對有限。在有限的發聲空間之下,黨內的鬥爭反而變成一個必須要繼續在政治路上生存的人的必要的功課。當然,誠心誠意的反省與批判,是一個黨是否能夠重拾更多支持的必要的路。只是,當這兩件事交雜在一起,便不是一件十分容易的事。

 
我認為毫無疑問,民進黨在陳水扁執政下的集體墮落,是謝長廷敗選的主要原因。批扁項目何其多,又何其容易。但是,「批扁的正義洗分魔人已經很多了,洗到正義徽章都爆倉了,台灣此刻的社會良心比市場賣的豬心還多,不差我一個。」(語出胖胖腳http://btw.typepad.com/blah/2008/03/--1.html )不好意思的是,我也當了一下洗分魔人(見http://blog.yam.com/winddriver/article/13694425)。所以,我們也不用花時間討論陳水扁的功過種種。民進黨的反省與批判,重點是其黨機器的運作以及與僅剩公職的對話。

 
倒是來談談洗分魔人的問題。我相信,胖胖腳和我都是誠懇地把觀察到的,心裡的話講出來而已。但是,媒體上的洗分魔人多多,諸位「名嘴」更是不用講了。更何況,今年的總統大選已經變成藝人的新舞台,連陳孝萱都可以以洗分魔人的姿態登上網路新聞頭版。(不過他刷分的不是阿扁,是莊國榮事件)。我倒也相信,陳孝萱是有話直說,真情流露。在這個人人愛罵陳水扁的年代,媒體的運作卻是決定誰來當魔人,洗多少分的關鍵。換句話說,媒體看似轉述或報導某人的言論(不論有多激進)可以講是「給人們知的權利」。這種報導雖比記者寫完一件事後自加評論的作法來的高明一點。但是,媒體的選材卻因而能大大方方的用來推波某人的選情而打擊另外一方。多麼方便的工具與權力!

 
另一方面,所謂的民進黨「十一寇」都曾經是當紅的洗分魔人。但是這麼說他們,卻又忽略了,一種民進黨路越走越窄之後,容不下異聲的可悲處境。媒體(或者人稱統媒)捧紅了十一寇,卻也同時把他們摔下谷底。這是結構上因為媒體本身的偏見與狹隘,只能夠跟這些民進黨人對話,並有意無意造成這些人與民進黨支持者的矛盾。然而,願意在民進黨內當洗分魔人,跟其他人不同。如果,民進黨內都沒有批判反省的聲音了,(也就是陳水扁執政後期的狀態),那麼黨也終將墮落至一種令人忍無可忍的地步。總之,這是一個可悲的發展與結局。然而,唯一全身而退的魔人,卻是那虛偽的平台──媒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