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研究從小小的島開始

關於部落格
  • 637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大家都輸了(一)公投與公民社會


台灣2008年的總統選舉結束了。「在媒體報導的世界裡,好像選前是地獄,選後忽然變成了天堂。何時才回到人間呢?」這是好友snow在選後三天之後在MSN使用的暱稱。

贏的人很開心。大多數的媒體馬上迎合這種選贏的氣氛,大力炒做這種開心的氣氛。所以,選前三天,各個有顏色的媒體(絕多都是)各擁其主偏頗報導的情況,顯然到選後還持續下去。儘管是不一樣的理由。

選前選後的媒體偏頗造假,已經到了一種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步。好像,有一種把閱聽大眾的判斷力看的很低的樣子。也許事實上真的是蠻低的。所以媒體才敢這樣胡搞。我在想,到底是誰贏誰輸呢?媒體報導的世界,好像肥皂劇的故事情節,輸了人垂頭喪氣,贏的人歡欣鼓舞,世界一片大好。真實的情況究竟是怎樣?到底閱聽大眾們有沒有一絲警覺到一種失真的呈現。又是否曾有一絲的懊惱呢?

我懊惱公投愚民、現在卻更懊惱這種媒體愚民的現象。我決定把這些事情通通都寫下來。由於我接觸新聞都是靠網路,所以我也會把網路連結記下來。不知道多年以後,這些連結是否會被取下。但是,這幾天,台灣媒體呈現的世界,跟檯面上的人與媒體的對話,我認為是一種羞恥的一個時空。我覺得大家都輸了。

 

公投與公民社會

 

投完票的晚上,妹妹告訴我他的親身經歷。讓我覺得不可思議。而我也在想,為什麼這種事情媒體卻沒有在報導。

話說妹妹出門投票前發現投票通知單上有一堆螞蟻。她聽說沒有通知單,只要帶身份證印章的話,還是可以投票。她去到了投開票所,拿到了總統的選票,卻沒有拿到公投的票。她於是站在那裡等,等了等,選務人員看出來她是在等公投的票,問她怎麼了。妹妹說:「為什麼沒給我公投票?」他們用訓話的口氣說:「那是因為你沒有拿單子。」妹妹說:「通知單弄髒了,沒有帶出來。」他們:「那你要說啊。」

妹妹有一個同學住中壢。去投票時,兩張投票通知單都有帶。選務人員收走了以後,只給她總統的選票。所以,她也自己問。那麼,選務人員的回答是,公投票要在另外一邊領。那既然是這樣,為什麼收走人家的公投的通知單,卻不指引呢?

聽了妹妹講這兩件類似的事情,不禁想到底這現象有多普遍。這種擺明了就是技術性杯葛公投。你說這是立法院就算了。但是,基層的選務單位的這些小螺絲釘們,作為執行者,竟擅加自己的意見與判斷來干擾選務的公正性。若非是上面有人指使,不然就是這些小螺絲釘們非常不認份,不明白自己的角色。

台灣的返聯與入聯公投在我看起來是爛事兩樁。「來自香港的IRI-Asia觀察團成員何秀蘭說,台灣這次舉辦的入聯和返聯公投雖是由人民連署成案,但過程中政黨角色介入太深,使公民喪失興趣。她認為,健康的公投應該要由公民社會發動,公投的主題應與民眾生活息息相關,像是經濟或社會政策議題,政府也應舉行更多的公共辯論,讓民眾充分參與公投過程。」(中央社,http://news.sina.com.tw/politics/cna/tw/2008-03-24/11346059629.shtml) 台灣現行的公投法還有很多其他問題,我並不想再此一一討論。

但是,不論公投怎麼爛,也實在是輪不到小螺絲釘替天行道。這件事也讓人知道,程序的公正性有時候並無法光靠法律規範。實際執行者的任意權宜,反應的就是所謂的「公民社會」是否成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