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研究從小小的島開始

關於部落格
  • 637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忍無可忍的墮落

不曉得從多小的時候開始,我就堅決反對國民黨專政、甚至厭惡國民黨的一切一切。也許是小學四年級吧。特別是,深惡痛絕於國民黨長久以來強力隔絕人民跟土地、跟過去歷史的連結。所以,八年前陳水扁當選總統的時候,朋友與我都覺得驚喜,沒有想到政黨輪替這麼快就完成了。

 

八年下來,許多的朋友陸陸續續從支持民進黨到詛咒民進黨。支持度下跌比上升通常是執政黨經常必須面對的困境。但是一個接一個荒唐的施政,難怪經常讓人忍無可忍。

 

媒體還是一樣不公平,國民黨一樣八股,公民社會的訴求依然顯的無力而無奈。貧富差距快速擴大,實質工資依然停頓在十年前的水準。族群共和的理想,純粹只是一個空談,莫名其妙的「轉型正義」,像是一把大刀,還不留情把已經困惑不已的人們弄得更困惑、更憎恨、並且更疲勞。

 

怪媒體不公平、怪全球經濟不景氣、怪朝小野大的憲政困境、怪反對黨唱衰台灣、扯台灣後腿、怪中國百般阻撓與萬分蠻橫。一切似乎都有點道理,但一切也都有點非戰之罪的味道。

 

終於有一天,我也覺得忍無可忍了。覺得也許讓馬英九當選、讓國民黨執政也不是一件壞事。如果兩個都爛,我們就選比較不爛的那一個。終於有一天,覺得原來覺得比較好的,實在已經變的非常爛。

 

一個爛總統,真的可以把一整個黨都搞爛。權勢有人愛攀附,逆向選擇的結果,劣幣驅逐良幣。過去民進黨在野的時候的立法委員的水準,今日已不復見。整個黨從愛台灣變成民粹,還真的不是有心人士故意抹黑。貼標籤、搞分類之後,就大舉「轉型正義」大旗。要轉什麼呢?

 

姓蔣的,多年以來我們已經讓他們實質上變成一個人們生活中的一個註腳。但這樣還不夠?要拖出來鞭屍才甘願?這種行徑已經讓人覺得非常恐怖。我對姓蔣的從來沒好感,可是講族群共和的同時,有沒有想到這種鞭屍的行為,讓反對者的感受如何?

 

讓我真正忍無可忍的,是民進黨的立院黨團居然提案要某些二二八事件中有參與屠殺的將領的後代「代為行使訴訟權利」。雖然偏藍的媒體又跳腳說是「株連九族條款」,但是,說真的,還真有那麼點味道。我很久以前講過,那些國民黨大老(譬如連戰)一點點反省都沒有、動不動就要別人寬恕的行徑真是百般噁心。但是,這種談完歷史之後還要在法庭上羞辱他人後代的行徑,也真的是匪夷所思。

 

整個黨墮落至此,儘管覺得謝長廷還是一個比馬英九好的候選人,也不禁懷疑民進黨是否還是一個有資格執政的政黨。長久的忍耐之後,真是徹底的失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