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研究從小小的島開始

關於部落格
  • 637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旅行、溫度與語言(出關第一篇)


時值準備參加American Economic Association Annual Meeting的我,理當加緊用功練習interview, presentation,以及加緊試試看能否證明一個重要的命題。但是,陳建年的歌「想你一切都好」,以及其MV(http://tw.youtube.com/watch?v=0jK2BaHNNTo) 使我回想起許許多多在台灣各地遊晃的記憶。我一直以為我是個喜歡旅遊的人。但是出國了之後,卻發現自己沒有什麼旅遊的興致。是因為功課太忙,精神太集中在經濟學的研究上?還是?

 

如果我回台灣,我會想再去澎湖,或者任何的海邊,讓自己去曝曬,直接重溫陽光直射在皮膚上的溫度。然後轉頭看看或遠或近的山。(這樣的話,澎湖不是個恰當的地方,去蘭嶼吧!從來都沒有去過。或者七星潭。)

 

台灣就是個很熱很悶的地方。但是我也許最習慣這樣。我寧願在大太陽下,拖著腳步前行,在風景下,東想西想。有朋友也好,一個人也好。在旅行中思考,是最愜意的事之一。在旅行中滋潤友情,大概這情誼也最能長久。然後,到了一個小鎮,可以坐下來找個賣豆花的店(我其實是再說花蓮光復),跟老闆、老闆娘聊一下。這樣的旅行是自在的。

 

對一個血氣方剛的少年,到這樣的鄉下小鎮,如果能有什麼豔遇,那機率大概比大樂透還要低上許多,但那興奮感卻又要高上許多。這種事,也居然「差點」發生在我身上。賣豆花的老闆與老闆娘,看我背大背包騎摩托車,然後又一個人。竟說要介紹鎮上一位姑娘給我認識,說她是在唸完台北的大學之後,回來地方工作。旅行中的人不免多了一些想像。這種事,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個好主意。畢竟,我經過這個地方,歇個腳也不過是要吃碗豆花。只是,不巧這次旅行之時,心中一直惦記著一位女孩。只好謝謝老闆與老闆娘的好意。

 

這些回憶都十分地美好,也有些許鄉愁。我感覺到,也許是失去了這種陽光溫度的加持,失去了汗水淋漓的暢快。然後,也許是語言不再親切,人與人的距離彷彿拉遠數倍,旅行,在美國,變成一件純粹尋奇的舉動。

 

所以,才知道原來自己也不是那麼好奇的人。而那種島內旅行,好像只是一種把個人往島的四周界線延伸的舉動。當然,旅行還是旅行,山與海的風景就是一直在那裡等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