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研究從小小的島開始

關於部落格
  • 637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經濟學原理在自己家裡

我們家在南勢角的安樂市場。我們有一個大冰箱,還有一個很大的冰庫,常溫是零下20度,裡面放著很多冰凍的魚肉。有一個絞肉機、有一個機器攪拌臼、每次打魚漿可以打到110台斤左右。除此之外,有一個切菜機、一個切甜不辣條的機器,還有一個大灶上面有三個大鍋。門口就是攤位。

爸爸媽媽做了30多年了。從台北市八德市場搬來南勢角之後,一開始生意慘澹。媽媽說最難的就是培養客源。培養出來之後,就是最大的資源。我記得爸爸收過很多學徒,前前後後有六、七個。這些年輕人學了學之後,後來真正做魚丸的只有一個而已。後來就漸漸找不到人了。剛好就是台灣的工資漲了,年輕人也多不願做這種工作。家裡生意最旺的時候,有兩個年輕力壯的學徒(師傅)、爸爸加媽媽、姑姑專門顧攤姑姑專門顧攤、我們家三個小孩的假日工、年節時大忙時請來的臨時工。批發與零售一起做,那時批發做到兩條線。一條台北市、一條新店景美。新店景美爸爸自己送,台北的請爸爸的朋友四郎阿伯代送。有一時批發的營收還比家裡零售多。家裡零售的東西不見得都是自己做的。自己做大部分,也批一些別人的東西。從零售的觀點,必須滿足相關產品的多樣性。很少有批來又批給別人的情況。自己批出去的東西都是自己做的。

現在批發已經萎縮了。一來爸媽年紀漸增、二來年輕力壯的小伙子找不到了、家裡三個小孩都大了,於是翅膀也硬了。另一個原因是,台北地區各地的菜市場也開始在萎縮了,主要是年輕族群開始不來傳統市場,生意被超市分了。這種現象尤以台北市內為最。我們家所在的安樂市場近來由於南勢角人口暴增,人潮不減反增。但是台北市裡一些我知道的菜市場嚴重的萎縮。幾乎大家都要倒了。爸爸最近身體不好,我索性勸他把所有的批發的線都切了。不要再送貨了。

雖然爸媽做的事勞力工作,水深火熱的。但是說回來,報酬也不低。我問他究竟一個月可以賺多少錢(不含人工成本),他大概說了個數字。那我跟他說,如果我畢業回台灣找到個助理教授的職位,做兩個還賺得沒你們多。現在家裡幾乎只剩下爸爸媽媽在工作,還能有這種報酬。可以想見當年批發量比家裡零售多的時候,那時的報酬。

我從來都沒有把自己學的經濟學,用來理解家裡的這種生產。我一問,那台機器臼要多少錢?他說買了20多年了,當年是20萬買的。20多年前的20萬可不是小錢。和爸爸同一輩人年輕那時勉強湊出旅費「流浪到台北」的都是白手起家,爸爸倒是敢做一些投資。現在家裡這些capital goods大都折舊的差不多了。可是當年的市值實在不小。你在路上可以看到很多大大小小的魚丸攤。但大多只是零售攤而已,頂多現場煮一煮。有能力自己打大量魚漿的並不多。古早時沒有這些機器的時候,(爸爸說)人們一天用手打魚漿,頂多15台斤而已。所以我們那時能做批發,其實是因為這些機器存在的關係。做批發只有運送的部分請阿伯代送一條線。基本上是自己打理。生產規模小,容易「一條龍」(vertical integration)。而這樣小廠商的利基,正是自己的產品的獨特(differentiation),和爸媽掌握了這個product-specific know-how以及長期培養出來的客源的關係。

30年來台灣的平均工資漲了。不再有年輕人覺得做魚丸是件有前途的事。即使有利可圖,也沒有人願意學。一來大家不懂這裡的利基在短期內還能夠抵擋超市一陣子。二來年輕人寧願去賺光鮮亮麗的兩萬五,也不要忍凍(魚漿很冰)去賺沾著魚漿味的十萬。我看到一個很大的生意機會在這裡(能跟桂冠分一杯羹嗎?跟桂冠區隔開來嗎?這是我心裡想的問題)。只感嘆我是看的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