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研究從小小的島開始

關於部落格
  • 637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海與我

我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海的意念與意像變成一種我觀照自己的核心。當我回過來看到那張在七美的雙心石滬旁看向海的遠方的照片,好像回想起了當時我所在的情境。似乎這照片很清楚地點出了我的特質,與我與島嶼的相適應。特別是因我在明州雙城的寒冬的大陸中央生活著,這樣的對比,透過身體的感受與回憶,從這張照片裡似乎更明白了自己一些。

2003年夏天,結束了在墨爾本的一個學期,回到台灣準備再出發前往美國明州大學,也就是我現在唸書的地方。在出發來美國之前,我跟女朋友去了澎湖一趟。最後一天,我們在七美雙心石滬裡與外游泳。當時正午滿潮,太陽很大,我們玩得不亦樂乎。女友先出水面,這照片是當時她趁我剛出水面看著遠方不注意時照的。現在我不記得當時究竟是在看什麼,乃至於想什麼。太陽很大。但是我們還是要玩、要下水。好像,是想要透過不斷的玩水,吸收夏天的能量,然後能甘願地去一個冬天長達半年的地方唸書。

我們那時每天都要下水,也希望走過一些我沒有去過的地方。我狂熱的下水計畫,加上澎湖當時風和日麗(七月初),對女友成了一個折磨,儘管她很會游泳。當我們在望安的時候,我希望能去將軍看看,並期望能找到一個可以下水浮潛的地方。那天特別熱,下午三點,我們走在將軍島上,簡直要昏倒。水當時退到低點,一大片珊瑚露出水面,任炎日曝曬。這樣子是沒有辦法下水的。看著遠遠一塊地方,有一片沙灘,上面有些人在玩水。想說要走過去。但是距離有點遠,而且太陽的確很誇張地折磨著我們。女朋友說:「你安排的行程很折磨人耶!」就生氣了。我知道堅持過去那裡已經沒有意義,就打消了念頭。後來我們在將軍村子裡遇到一個救生教練,他說那個沙灘常常出事,有一個暗流。

也許,有時候我靠折磨自己體驗一種自我實現的感覺。究竟在實現什麼,也許自己也不清楚。我想,我靠海的寬廣尋找我欠缺的東西,靠水裡的寧靜來告示一種不同的心境,並靠水的清涼與包圍,安定自己並依賴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